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老蛮):【中国债务问题全貌】政府篇——资不抵债的政府

盛世危言 鹰盲 1685浏览 3评论

(先给出前一篇的链接:【中国债务问题全貌】国企篇:地王现象背后的经济逻辑 ,请各位务必先阅读国企篇再阅读本文。)

政府篇:大国破产

研究政府的债务极限,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最大的麻烦在于:很难界定我大中国政府手里可拿来变现还债的资产规模。好在我们已经了解了前面一章的国企债务问题,并且,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大中国政府走上了市场化之路,运作方式越来越像个公司,稍微能挣点现金流的国有资产,只要有可能,就会被装进各种国企,比如铁路方面,有铁路总公司和各地的铁投集团,供水有自来水公司,公路有各地的交通集团,至于电力系统更是已经完完全全的公司化。大部分的国有资产都被装进了各种国企,然后拿去作了抵押融资的标的物,目前政府手里还剩下的资产屈指可数。认真盘点的话,现在政府手里剩下最大的资产有两块,一块是公立医院和学校,另一块就是保障性住房。当然,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政府办公大楼、市政广场和公园也能卖了还债,不过这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了,本文还不打算进行如此极端的测算。

根据我大中国自1978年至2017年的统计年鉴数据,我国在教育方面的累计固定资产投入为7.59万亿,在医疗卫生方面的累计固定资产投资投入为4.12万亿,合计11.71万亿。(我跟你们讲,这两个数据你们就这么随便一看,我为了把这两个数据从历年的统计年鉴里翻出来花了整整五个小时。)这些固定资产当然需要折旧,但是资产本身也会升值,就当折旧率与升值幅度一致吧,两相抵消。此外,教育用地和医疗用地都是免费划拨的,划拨用地虽然在法律上不能直接拿来交易,但事实上也有其市场价值在,改变土地性质也就是各级政府的国土和规划部门一句话的事,不需要政府支付经济成本。所以我在这里将学校医院的市场价值再翻一倍:11.71万亿×2=23.42万亿。这大概就是政府手里最大的一块资产价值。

保障性住房的市场价值测算问题要稍微麻烦一点。我国从2011-2015年开始的“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了保障性住房建设的要求,计划是到2015年底,保障房的覆盖面超过城市人口的20%。当然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绝无完成的可能性。保障性住房含公共租赁住房、经济适用住房、限价商品住房这三类。注意,这里的限价商品房与目前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中的限价限售不一样,它指的是显著低于市场价并只能销售给特定贫困人群的商品房。限价商品房在实践中稍微尝试了一下,由于缺乏可执行性,很快就停止了,实践中建成的绝大部分都是公租房,以及很少量的经济适用房。到今时今日,在趋势上各地政府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向贫困人口发放货币补贴,而不愿意再兴建实屋。

然而保障性住房的真实建成面积规模就是一笔糊涂账。十二五规划总共要建成3600万套,在2016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就十二五规划进行总结时,我国庄严宣布,截至2015年底全国已建成的保障性住房总套数达到了4013万套,年均建成802万套!如果这个数据是真的,那会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数据。保障性住房的规划套均面积为50-60平米,即便以50平米/套计算,4013万套×50平米/套=20.1亿平米。这是什么概念?我国从1998年启动住房商品化改革后,一直到2015年底,18年的商品住宅合计总销售面积,也就是109.3亿平米,看起来保障性住房覆盖面达到20%的战略目标真的实现了似的。

然而我们都知道,如果保障性住房真有如此庞大的供应规模,那么城镇居民根本就没有住房紧张这一说,房价泡沫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好在审计署从2012年开始,每年都会针对保障性住房建设进行专项审计。这份报告就显出了端倪。比如审计署2016年年中发布的《2015年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结果》中明确说明,2015年我国新开工建设的保障性住房套数仅185万套,而用于棚户区改造的拆迁安置用房高达612万套,棚户区拆迁安置用房明显占了大头。然而拆迁安置用房本质上并不是保障性住房,它是一种补偿手段,是用于置换旧城区居民的老旧住房的。很明显,我们必须在数据中扣除掉拆迁安置用房。以这样的原则,对历年的审计结果进行扣减,十二五期间,我国历年新开工或建成的保障性住房真实套数(为方便起见,后面我将新开工套数一律视为已建成)为:2011年与2012年合计454万套,2013年268万套,2014年171万套,2015年185万套,2016年132万套。在数据上呈现清晰的逐年递减趋势,与现实中各地政府越来越倾向于货币补贴的执行趋势一致。2017年的数据尚未出台,但根据此前各年的数据推测,设为150万套,应该只会高估,绝不会低估。由此合计,即便将新开工套数全部视为建成,并且这种计算也一定有大量的重复计算,会造成极大的高估,不过不管了,就这么机械的对历年数据进行汇总,一共是1360万套。以套均60平米的最高值计,则目前政府手上持有的保障性住房总面积规模为:1360万套×60平米/套=8.16亿平米。

要评估这8.16亿平米的保障性住房的市场价值不容易,因为低收入群体缴纳的房租很低,如果根据房租反算其市场价的话,恨不得会低于其建筑成本。我这里就直接按2017年的商品住宅均价算好了。当然,这么计算的假定条件是政府还不起债的时候,会将保障性住房里的低收入租客全部赶走,让他们去睡天桥底和马路牙子,这就可以将保障性住房卖出商品房的价钱了。2017年全国商品住宅均价7614元/平米(略低于当年度商品房均价),8.16亿平米×7614元/平米=6.21万亿。这就是政府手里理论上的第二块大资产。

合计一下,政府手里的第一块资产,公立学校和医院的价值23.42万亿,第二块资产,保障性住房的价值6.21万亿,两者合计29.63万亿,这就是我大中国政府现在手里的家底。如果政府债务炸弹爆发,必须变卖资产还债的话,这不到30万亿的资产,就是理论上最高能卖出来的钱。

了解了政府手里的总资产规模,并且各位通过阅读本文,都已经知道,我大中国政府的运作越来越像个公司,所以我们可以参照第一篇的内容,来计算一下我大中国公司的资产负债情况以及收益情况。

如上表所示,我大中国截至2017年底的最乐观的总资产预计,也就是29.63万亿,但是总负债达到了42.07万亿,由此可以计算出我大中国的净资产为负值,-12.44万亿。对于负债的各分项数据这里必须做一个详细的说明。这里的国债、地方债和政策性金融债余额数据于均来源中证登和中债登。国债数据算是相对准确的,因为每一笔国债都有严格的发行机制和登记管理机制。地方债数据,目前的这14.99万亿的余额,只能说是地方债里资金来源和用途都清晰明确的那一小部分,所以债券化了。至于在表外运作的那一大部分地方债,各种云山雾罩的没人能说得清楚,也没人敢去深究,规模到底有多大,根本就无从知道。我这里也当这部分隐藏着的地方债务不存在就是了。政策性金融债,指的是国开行、农业发展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发行的特定用途的债券,其用途也是用于各种国计民生领域,比如农田水利,比如棚户区改造。这部分债务,事实上最终也应该是由政府来背的。

好吧,就算以这种对政府资产能多算就多算,对债务能少算就少算的宽容心态来看,我大中国的资产负债情况也不好看,超过12万亿的负资产,如果政府真是公司的话,早就破产了。收支方面的数据同样难看得要命,预算内的收支当然是不平衡的,2017年预算内收入17.26万亿,支出20.33万亿,净亏了3万亿。指望政府卖地挣钱还债,同样也不现实。政府性基金收入,其实就是卖地收入,2017年的收入规模6.16万亿,但是政府性基金支出规模同样高达6.07万亿,几乎就没有盈余。这里解释一下,政府性基金支出的用途,也就是卖地收入的用途,主要是城乡社区支出(即基层政权的维持费用和维稳费用)以及各类基础设施建设支出。这笔支出同样是刚性的,是无法节流以填补政府预算内收支的亏空的。

当然了,有些人会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大中国政府虽然资不抵债,虽然经营亏损,但是我大中国政府只要愿意,土地矿产山林湖泊,都能拿来卖钱还债。然而,可惜的是,到今时今日,所有可开发的土地矿产山林湖泊,要么就在国企名下,已经被拿去抵押融资了。要么就在集体或者私人名下,想要拿来卖,还得经过征收流程。当然低价征收高价转卖的生意也不是不能做,血拆这种事,我大中国国民也不算陌生。将所有的私人财产,一声令下,全部国有化,也是一个办法。

只不过,我大中国如果真的走上将私人财产大规模国有化道路的那一天,或许反对得最激烈的,不是农民,也不是底层的小市民,而是真正的权贵阶层,真正有钱有产业有地位的那一批高匪高赵吧。

请期待下一篇:民间负债。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中国债务问题全貌】政府篇——资不抵债的政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3)

  1. 请教:国企519958万亿元的净资产为什么没有算在可出让的资产清单中?谢谢,每期拜读你的文章,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期待你更多的精品。
    fdsa20083个月前 (03-06)回复
  2. 下一篇呢?
    thwmk2天前回复
    • 暂时没有。
      鹰盲2天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