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1.2——“列车”撞上冰山

盛世危言 鹰盲 683浏览 0评论

上接:1.1——危机的起源与未来的演化

全球产能过剩,已经让大宗商品国陷入滞胀,货币不断贬值。我在博文中说过,下一步很可能就是亚洲的货币危机。美联储从2014年开始,就在酝酿加息,到2015年底,首次加息,期间美元升值,美元资本回流美国,造成亚洲很多国家的外储下降,本币贬值。按说,日本人给人以二杆子形象,比较诚实,但这时的日本央行玩起了“偷梁换柱”的游戏,在美资回流期间,日本央行进行量化宽松,致使大量的日资进入亚洲各国的外汇储备之中(2015年底,外国人持有日本国债的比例约10.6%,而两年前,这个数字仅仅是6%多一点,提升了约4个百分点,这是明显的证据),虽然暂时缓解了亚洲货币的贬值压力,但是,未来如果日资快速回流,就会形成更严重的危机(源于美联储加息和美元升值已经抽紧了这些国家的外汇流动性)。

亚洲大面积的货币危机,很可能难以避免,因为日本人不是“雷锋”,日本如果要解决今日的债务问题,有通过金融手段“收割”亚洲的强烈欲望,收割的手段就是日元升值!甚至升回量化宽松以前的水平(日元兑美元80:1左右),而收割的最佳时间,一定是美元走强的时间段。而日本经济质量更高,日本经济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经过不断的调整,日本人口结构已经开始向年轻化转向,综合因素推动日本经济显示复苏的迹象,支撑了日元的升值。

如果日元在大规模量化宽松之后,可以升回量化宽松以前的水平,就意味着安倍晋三打了一场漂亮的金融战,日元所代表的日本财富急剧膨胀,化解日本巨额的国债问题。支撑这一金融战的并不是安倍晋三的战术,而是日本经济的韧性,如果没有相应的经济潜力和质量作为支撑,安倍晋三就不可能打赢这场战争。

所以,无论是大宗商品国家的货币还是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都很可能遭遇长周期的贬值过程,但是,这仅仅是全球经济的列车集体脱轨。最终,全球经济的列车还会像泰塔尼克号一样撞上冰山,那就是债务大面积违约,最终导致很多货币进入博物馆。

2014年10月,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哈佛学者里卡多豪斯曼引爆了一枚金融炸弹,这位经济学家表示,委内瑞拉已对其许多供应商、石油服务合同商以及国民违约了,最新的违约对象是中国。自从2006年以来,委内瑞拉接受了中国500亿美元的石油支持贷款,2013年,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前掌舵人拉斐尔拉米雷斯透露,这种以石油偿还贷款的方式占该国每日64万桶对华石油出口的逾一半。2014年10月,委内瑞拉全国性报纸公开称,该国不再需要每日向中国出口33万桶石油以偿还贷款。相反,小型投行BancTrust表示,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现在向中国出口石油量的多少,完全由其自己决定。另外,贷款期限已在当前3年的基础上延长,可能是无限期的延长。中国商务部后来已证实了这一变动,并指出这是应委内瑞拉的要求而做出的。IMF预测,2016年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将达到481.5%,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642.8%,委内瑞拉国家财政已经破产,意味着委内瑞拉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已经进入全面违约的时代。这已经决定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的“一条腿”已经迈进博物馆。

2016年初,巴西前央行行长阿米尼奥有些泄气地说:“巴西瘫痪了的发展模式很难被纠正,最终会演变成为经济悲剧”。 目前,巴西主权信用评级已被国际评级组织降为垃圾级别。巴西公共账户专家、经济学家Raul Velloso表示,“巴西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财政危机,我们当前正在与恶性通胀进行‘调情’,所有的债务变量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巴西政府走向债务违约已经不可避免。”穆迪预计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将在未来三年内超过80%。巴西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或经济学家所谓的“坏均衡”。即使政府愿意也能够实施必要的财政调整,但是巴西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信誉恢复,需要很长时间——而时间正是巴西所不具备的奢侈品。失去了市场信誉,利率和信用利差就将保持高企,掣肘财政调整政策,迫使巴西经济进入下降螺旋。一个失去了信用的国家,如何能走出债务危机呢?一些经济学家认为,IMF是巴西走出僵局的惟一救星。换句话说,如果巴西没有得到IMF的援助,债务违约已经很难避免。而债务违约将进一步带来雷亚尔的贬值,贬值的货币继续拖动通货膨胀的深入,债务压力进一步沉重,如果巴西不能做出根本性的改革,就会走上21世纪80年代“迷失的十年“之路。
2016年5月18日,巴西临时政府宣布,今年的政府财政赤字可能高达1705亿雷亚尔(约合485亿美元),而2015年这一数字仅仅约500亿雷亚尔,意味着今年的财政赤字是去年的三倍以上,雷亚尔在加速赶往“博物馆”之路。

2016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波多黎各人的心情可能没有欢庆,只有担忧。波多黎各是美国的自治邦,属于美国管辖,美国多次想将其纳入为一个州,后来考虑历史传统等因素,成为自治邦。波多黎各总督GarciaPadilla在电视讲话中表示,政府开发银行将不会偿付周一到期的4.22亿美元的债务,致力于与债权人继续协商,并寻求美国国会的帮助,若美国国会不给予帮助,债务危机将会变得越来越糟糕。这是波多黎各史上最大规模的债券违约,波多黎各债券市场规模高达3.7万亿美元。事实上,波多黎各在2015年8月就出现了首次违约。

据IMF的数据,以2015年底为节点的过去十年,新兴市场企业债务规模翻了两番,达创纪录的18万亿美元。而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估计(2016年初),18个大型新兴经济体中,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的89%,远高于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发生前发达国家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占比。而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惠誉警告,在其报告覆盖的7个超大型新兴市场国家中,私人部门债务占比已在2015年底达77%,超过了政府债务水平。据此,国际金融协会称,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债务占GDP之比正在持续上升,目前已达到165%。

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国家私人和公共部门2016年在境外市场必须偿还的各币种债券总额达到了空前的2620亿美元,超过去年4440亿美元债券发行规模的一半;2017年还债规模还将上升至3520亿美元,至2020年底增至5000亿美元。这些债务过去都是以低利率借入,且大部分以美元债券的形式持有,而随着美元升值与信贷收紧,新兴市场债务负担在不断加重,偿债成本在不断上升。同时,由于宏观经济不景气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软,新兴市场国家的偿债能力也日显收缩。更让人捏把汗的是,巴西、南非、俄罗斯等国正遭遇国际评级机构的狂轰滥炸,其主权债务评级被下拉至垃圾级或逼近垃圾级。按标准普尔的分析报告,去年新兴市场国家借款人债务违约规模达56亿美元,创下过去13年以来的最高,投资级别以下的公司债违约率几乎翻倍,上升至7%,远高于4%左右的20年平均水平。受到这些负面评级的影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的长期国债收益率纷纷创出历史新高。据此,高盛认为,继2007至2008年的次贷危机和银行倒闭潮、2011年至2012年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之后,新兴市场综合性债务危机将成为第三波信贷危机。

再看新兴市场国家的财政状况,IMF在2016年4月13日发布《财政监测报告》说,与2015年4月发布的《财政监测报告》相比,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公共债务率都被上调了,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公共债务率上调幅度最大,中东、北非等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财政状况受到严重冲击,2015年到2016年,上述经济体的整体财政赤字率预计将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次贷危机)爆发之初的水平。委内瑞拉的财政已经破产了,其他金砖国家的财政基本上都是赤字财政,正在艰难地前行。

当债务难以为继、财政不可持续以后,世界市场出现任何风吹草动,一些原本看起来很“强大”的经济体,债务危机就会猛烈爆发,本币剧烈贬值,而看似庞大的经济规模(以美元计价)就会猛烈缩水。

未来将是是一个违约的时代,引申的结论就是:这是世界信用市场(主要是债券市场、股市、理财、保险等)不断萎缩的时代,这是所有人都需要保持警惕的地方,因为信用扩张的时代让人们形成了投资甚至加杠杆投资的惯性思维,而信用市场收缩,将让杠杆爆裂,债券价格剧烈缩水(如果在计算本币贬值,缩水程度就更高),投资人被集体“埋葬”;不断膨胀的债务将陆续撞上“冰山”而破裂,各国的经济“列车”也就撞上了“冰山”,最终,一些货币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继续阅读:1.3 理论释义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滞涨危机与投资精要课件1.2——“列车”撞上冰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