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智商税”——决定每个人的未来

形成穷人与富人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富人懂得顺势而为,而穷人不断缴纳智商税。

普通民众离婚买房或许还可以原谅,许多专家、教授也同样得了房地产崇拜症。

随着智能机器人、互联网的高速发展,重复性的工作将被大量取代,失业率将暴增。而内容创造岗位的重要性将空前提升。

最近,美国相关部门公布了一系列比较疲软的经济数据,包括:5月零售销售月率下降了0.3%(年率增长3.8%),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年率从前值的1.9%下降为5月的1.7%,5月小时工薪增长月率为0.2%,等等。但无碍美联储在本月采取加息措施,特别是在经济数据比较疲软的现在反倒展现了鹰派面孔,公布了缩表细节。

本月1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0.25%至1%~1.25%,并预计今年再加息一次,同时公布了一项缩表计划。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通过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购买美国国债和商业债券,使得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金融危机之前的约1万亿美元膨胀到现在的约4.5万亿美元。2015年12月首次加息以来,美联储一直维持“再投资计划”不变。但本次议息会议后,美联储预计年内开始缩表(但未给出更具体的时间):最初将每月减少国债本金再投资额度60亿美元,随后每三个月扩大一次削减额度(60亿美元),预计在12个月内将削减额度扩大至每月300亿美元;最初每月减少投资于机构债和MBS的本金40亿美元,而后每三个月扩大一次(40亿美元),预计在12个月内将本金再投资的缩减额度扩大至每月200亿美元。也就是说,最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缩减速度是每月500亿美元,市场预计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最终将缩减至2~2.5万亿美元。

美联储在美国经济数据比较疲软的现在继续加息,并展现鹰派特征而公布缩表计划,本人认为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打压资产价格(另外撰文讨论)。

下面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1990-2017年的走势图。

下面是二战之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和20世纪60年代以后美国政府负债率走势图。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随着美债收益率不断下行,美国政府负债率不断攀升。

 

下面是2016年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

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欧元区和日本启动大规模的QE,将各自国债收益率打到很低的位置或负值,这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事件,随着美联储开启加息缩表,意味着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出现逆转,而逆转的不是短期趋势,而是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长期下跌趋势。

从技术上来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去年底和今年3月,两次上试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曲线的上轨(现在位于2.6%附近),但均无功而返。未来,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的进程,将会出现再次上攻,而且必然成功:

这已经从短期国债收益率走势上展现了出来:

由上图可见,随着美联储加息进程的不断推进,美国一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上升,让长短期国债收益率的差不断缩窄,最终,短期国债收益率会带动长期国债收益率再次上行。

美国国债收益率是美国乃至世界最重要的利率基准,那么,利率出现历史性转折的时候,意味着什么呢?

当代社会,有穷人,也有富人,不同的社会,形成富人与穷人的原因各不相同,比如家庭出身、等级因素、地域因素等。但形成穷人与富人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富人懂得顺势而为,而穷人不断缴纳智商税,过去的富人是怎么形成的?

道指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启本轮牛市,三次QE后更是加速上涨,现在还没有结束,而国际金价的涨幅远远低于道指:

随着美国利率水平的不断下跌,投资房地产的阶层自然也会取得好的收益。

在从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美国政府负债率不断上升的历史进程中,赢家属于不断投资股票和房产的人,这就形成了这个时代的富人阶层。

美国的货币政策和利率水平深刻地影响着全世界的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央行,进而推动全球的资产价格。中国房地产的繁荣也处于这一历史阶段,加上财政对土地的依赖性,这调动了全社会几乎所有的有利因素推动房价,更让房价牛气冲天。到现在,部分人对房屋已经形成“宗教崇拜”,甚至将是否拥有自己的房屋作为是否成功的标志,普通民众离婚买房或许还可以原谅,许多专家、教授也同样得了房地产崇拜症。

然而,那些长期看空的人士就是不断“缴税”的输家,甚至让现在还没有自己住房的人形成了“焦虑症”。一些阶段性看空的人,放在长期的趋势下也成为输家。

这只是以中国举例,但又绝不仅仅体现在中国,而是体现在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伦敦、多伦多、悉尼、香港、新加坡甚至莫斯科的房产都炙手可热,如果一个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且没有其他方面卓越的才能,就会被这个时代征收残酷的“智商税”。

利率永远是资本市场的基石,随着美联储开启加息缩表的进程,意味着历史的转折开启了,美联储的零利率注定记载的仅仅是特定时期的历史现象。而美国政府在今天的情形下需要削减负债率,意欲启动减税就是削减负债的举措。这会带来资本市场的新形势,单边上涨的情形肯定已经不复存在,股灾、楼灾倒是随时可能发生。

一战结束以前,美国股市是长期震荡的趋势,随着一战的结束,支撑美国经济繁荣的因素消退,美国在1920年开始爆发经济危机。1921年底,为了将美国经济带出危机所采取的信贷扩张政策,推动了股市的趋势性上涨(这似乎与2008年次贷危机后的局势比较相像,但三次QE所带来的信贷扩张并不能带来经济的真正繁荣,所以奥巴马执政时期的经济增长不仅低于里根时期和克林顿时期,也低于小布什时期。充斥市场的大量钞票主要推动的是资产价格,美股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暴涨也就可以理解),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1929年股市危机大爆发。1920年代(特别是一战时期),应该属于美国经济的繁荣期,但股市表现不佳,所以经济是否繁荣和股市表现并不完全是正相关。1929年股灾到珍珠港事件爆发之前,美股剧烈波动。珍珠港事件爆发之后,意味着美国参战,此时的美国政府必须扩大支出、增加负债率(这必须配合货币扩张政策),加上二战之后美国经济持续扩张到世界各地(主要是日韩和中西欧等地),形成了美股的趋势性上涨,这也是美元最辉煌的时期,在世界各地被称为美金。需要注意的是,20世纪60年代爆发数次美元危机(这意味着美元需要释放贬值的压力,进而推动通胀,从内在倾向来说,美联储需要紧缩货币)、70年代更爆发严重的滞胀,滞胀时期美联储也需要看紧货币的阀门,60年代后期和整个70年代美国政府都在削减负债,结果,这一时期的美股表现不佳,长期来看没有趋势性的机会。市场经济条件下,股市表现不佳的时候,不能希望楼市有好的表现。

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国政府必须削减自己的负债率,意味着资产价格的辉煌年代结束了。

在此历史的转折关口,又到了考验智商的时候,需要每个人思考如何避免被征收“智商税”,以下仅仅是个人观点:

  • 其一,黄金白银的货币地位将得到大幅提升。在经济增长不振,股市、楼市收益受到制约的时候,意味着此时纸币的投资收益匮乏,金银的地位必然空前提升,因为人们必须抵御纸币的贬值压力。或许可参考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情形。
  • 其二,当回避系统性风险(流动性耗尽造成的股市和楼市普跌的阶段)之后,股市的机会只能体现在个股上。主要将集中在军工、金银、科技、农产品等类个股上,但选股必须以具有高现金回报的个股为基础,没有业绩支撑的概念将退避三舍。对于楼市,主要是现金回报率非常高的商业地产,这主要取决于相关城市的经济发展潜力和商业地产所处的位置。
  • 其三,随着智能机器人、互联网的高速发展,重复性的工作将被大量取代,失业率将暴增。而内容创造岗位的重要性将空前提升,这需要每个人进行自身的知识转型,如果不能转型,就意味着被淘汰。

这是创造力闪光的时代。

这是“智商税”的征收对象开始转移的年代,是最坏的时代,更是最好的时代。

作者:如松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如松:“智商税”——决定每个人的未来

赞 (2)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鹰盲测试一下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