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月冷蛮荒:郑州转型——一边是沃野,一边是深渊

盛世危言 鹰盲 495浏览 0评论

1.历史的转型

郑州,1954年取代开封,成为河南省省会。要知道当时新中国已经建国5年了,变更省会的唯一原因,就在于郑州的铁路枢纽地位。从清朝末年开始,平汉和陇海铁路就在郑州交汇,郑州成为联通中国东西南北方向的交通中心。新中国建国后,对铁路运输的依赖程度日益加深,从1953年开始掀起了全国范围内的铁路网建设潮。郑州作为铁路枢纽中心,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中原大地的经济中心,大量的建设物资在这里聚集,然后发往全国各地。在这种背景下,郑州,这个历史沉淀和现实知名度既比不上开封,也比不上洛阳的城市,就此成为了河南省省会。

1980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郑州的货物运输量为5261万吨,全省货物运输总量为17047万吨,郑州的运输量占全省的比值为31%。这个时候的郑州依靠铁路枢纽地位,依然在运输领域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横向对比一下另一个中部的交通枢纽型城市武汉,1980年武汉的货运量为5927万吨,与郑州的货运规模大致相同。然而,此后,伴随着中国公路以及水路建设的大规模展开,对于铁路的依赖程度持续下降,到1990年,郑州的货运量只不过维持在5573万吨的规模,但是河南全省的运输规模已经达到了38111万吨,郑州的占比下降到了15%,降幅超过5成。至于武汉,1990年的货运量则上升到了8373万吨,将地位尴尬的郑州远远的甩在身后。在这十年里面,虽然身为河南省省会,但是郑州的GDP占全省GDP的比值,一直处于一个极低的水平。1980年郑州GDP占全省的比值为11.6%,1990年也就是12.4%,基本上没有变化。在制造业数据上,郑州1980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总额4亿,到1990年也才是可怜的5亿。改革开放的前十年,郑州基本上就靠吃铁路运输的老本活着,在经济上乏善可陈,完全没有表现出其它省会级城市必然存在的超越本省均速的发展势头。

1990年后的郑州痛定思痛,开始启动转型。既然是中国大宗物资的运输枢纽,纯粹的原材料运输其实挣不到什么钱。那么,靠山吃山,不如就地发展加工制造业好了。食品加工行业就不说了,河南本身就是农业大省,干这个正好是老本行。从新疆运来的棉花可以直接在郑州纺纱织布,然后可以进一步生产成品服装。至于铝矿石铁矿石之类,冶炼锻压,直接加工成金属成品,乃至进一步,生产汽车及相关设备,这都是可以的。郑州人民开始了艰难的工业化进程。工业企业利润到2010年底,已经达到了715亿的规模,与1990年的5亿相比,增幅高达142倍!这增幅真是让人目瞪口呆。GDP占全省的比值则上升到了17.4%。从1990年到2010年的20年,是郑州完成基础工业化的20年。一个普普通通的,经济高度依赖交通运输的城市,就此成长为门类齐全的基础制造业城市。

2010年的郑州可以算是扬眉吐气,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上,绝对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搞货运的小配角。传统的金属冶炼产业有了巨大的提升,1990年郑州成品钢材产量7万吨,到2010年产量提升到377万吨,铝材产量则从4万吨提升到192万吨。除此之外,郑州最重要的产业是三个:汽车、服装和食品加工。2010年郑州的汽车年产量达到22.5万台。然而2003年以前,郑州只不过生产日产的皮卡而已,年产量只有可怜兮兮的一万台左右,连个产业都算不上。此后郑州拓宽了产品线,在SUV和客车领域算是抢占了市场先机。在服装领域,2005年之前的郑州只能生产纱布,但是到2010年,服装产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1亿件,号称天下女裤看郑州。食品加工业方面,2010年郑州速冻米面(比如三全和思念的速冻饺子汤圆)产量达到了100万吨,占全国市场总规模的4成左右。这种产业发展成绩拿到全国任何城市去,都不算丢人。

2.第二次转型进行时

然而历史没有给郑州留下歇一下的时间。2010年之后,世界经济很快就进入了萧条模式,传统制造业普遍产能过剩,金属冶炼和服装制造基本上都过剩得死去活来。恨不得中国在金属冶炼领域和服装领域的产能,已经超过全世界的总需求两到三倍。郑州经济就此面临巨大的危机。比如成品钢材,郑州在2014年达到产量峰值657万吨,2015年萎缩到627万吨。2016年1-5月的产量是240万吨,产量同比已经下降了9%。服装则在2014年达到产量峰值2.1亿件,2015年缩减到2亿件,2016年1-5月的产量为0.71亿件,产量同比下降14%。在一片萧条之下,连速冻食品都不好卖了。2014年产量峰值125万吨,2015年下降到122万吨,2016年1-5月份的产量50万吨,产量同比下降8%。进出口数据方面,2015年还能实现23%的大幅增长,到2016年终于支撑不住,1-5月的进出口总值剧烈下跌了20%。在这种大面积的制造产业萧条之下,郑州的发电量数据出现了显著下滑。2013年达到峰值518亿千瓦小时,2015年下滑到了444亿千瓦小时。到今年1-5月,发电量177亿千瓦小时,同比下滑5%。郑州的传统制造业面临着巨大的萧条压力,唯一能够实现增长的,只剩下汽车行业。郑州的日产SUV和宇通客车由于先发优势,销量突飞猛进,2015年的销量已经增长到51万部,当然其中主要的销量都是日产提供的,客车的销量不到10万。2016年1-5月,郑州汽车销量24万台,同比增长30%。然而,只靠这一个产业的增长,当然无法养活一个960万常住人口的大城市。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产业横空出世,拯救了郑州。

2010年7月,在经历多轮选址以及各种明里暗里的激烈商战之后,富士康终于决定落户郑州。至此之后,郑州成为了中国乃至是全球苹果手机最大的生产基地。2012年郑州手机产量6846万台,2013年9645万台,2014年1.2亿台,到2015年,郑州手机产量达到了1.9亿台,产量在全国范围内排名第四。至于前三名,分别是深圳的3.7亿台(主品牌华为)、东莞的2.4亿台(主品牌OPPO)和惠州的2亿台(主品牌三星)。说起来,深圳和东莞算是有了自主品牌,而郑州和惠州,则完完全全处于代工地位。今年1-5月,郑州手机产量8396万台,同比增长87%。这种强劲的增长算是郑州灰暗的产业经济数据表中最大的亮色。争夺富士康的成功,算是郑州政府的诸多产业决策之中,最英明的决策,没有之一。

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目前支撑郑州经济的两大企业:郑州日产是外资企业,富士康同样是外资企业。而郑州的本土品牌制造企业,基本上全都在水深火热之中。最关键的是,郑州从官方到民间,都开始抛弃制造产业,转入房地产投资依赖模式之中了。如上表所示,2000年-2012年,郑州的工业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额的比值35%,而房地产只不过25%,郑州人民对实业的重视程度显著超过房地产。这就是郑州能够实现工业化的原因。然而2013年之后风云突变,郑州人民对制造业开始失去热情。从2013年到2016年5月份,郑州固定资产投资额合计为1.86万亿,其中工业投资4881亿,占比只不过26%;而房地产行业则一片繁荣,总额5972亿,占比达到了32%。在这种背景之下,郑州的房价出现了大幅度上涨。2015年全市普遍上涨10%,2016年至今,又普涨了10%,个别区域涨幅近5成。

我们必须要知道的是:郑州在新世纪的辉煌,是由于它坚持了20年的工业兴市的道路。在2012年之后,这个城市在萧条之下开始抛弃实业,开始陷入地产依赖,开始爆炒自己的房价,这是一种纯粹的自杀行为。现在郑州的经济就靠两个日产和富士康这两个外资大厂支撑着,表面上看来还能维持,其实已经脆弱不堪。郑州现在就站在十字路口。如果它继续这样抛弃实业,吹起房地产的泡沫,它必定会坠入深渊。而如果它能扎扎实实的将汽车和手机这两大产业做大做强,掌握核心技术,培育出自有品牌,并往上下游产业链拓展,这个城市的面前将会是一片沃野。

这一次的抉择,将决定郑州,乃至是整个河南的未来。河南人民,在这命运的最重要的关口,他们是会延续自己无节操的河南人形象,还是会抖擞精神,负重前行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转载请注明:鹰盲 » 月冷蛮荒:郑州转型——一边是沃野,一边是深渊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