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老蛮):再论失业率——被掩盖的真相

盛世危言 鹰盲 1961浏览 0评论

2015年初,老蛮我曾经发表《诡异的失业率》一文,也算是轰动一时。在那篇文章中,老蛮我使用大量详实的数据和完整的逻辑推演,分析出中国的宏观失业率超过20%。到现在,过了两年,关于中国的失业率问题,我认为很有必要再写一篇文章来进行阐述。

另:

  • 1、伸手党不要找我要《诡异的失业率》一文的链接,请自己去百度,网上铺天盖地的被转得到处都是。
  • 2、本文的所有数据均来源于官方统计数据,有兴趣的可以去自行查验。

上部——真实的失业率

根据人社部刚刚发布的《2016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中国就业总人口为77603万,城镇登记失业率仅4.02%。我大中国对此当然也是骄傲得要命,在各路媒体上大肆自我吹嘘。而这篇文章,就是要使用完整的数据逻辑链条,推演我大中国目前真实的失业率。注意,我国公布的各项就业人口数据,为劳动力抽样调查数据,它包含了所有类型的就业,当然也包括个体户及各类自由劳动者。通过抽样调查,得出一定人口基数中的就业人数比例,然后乘以总人口数,由此得出总就业人数。当然了,鉴于中国的所有统计数据都经过美化,如果使用这种数据,推演出一个乐观的结果,我们需要对乐观程度打个折扣;而如果竟然还得出一个悲观的结果,那悲观程度是要加倍的。现在,就让我们进入推演过程吧。

全国就业总人口包含城镇就业人口和农村就业人口两个部分。2016年的城镇就业人口为41428万,农村就业人口为36175万。在这里必须要解释的是:城镇就业人口是有退休概念的,年满60周岁的成年人是可以退休的。而农村就业人口没有退休这个概念,在统计上,默认农民一直耕作到死为止。所有的农村成年人口,都是劳动人口。基于这个前提,我们必须回头来看2016年的人口数据。

2016年全国人口总量为138271万,其中16-59周岁的人口为90747万,扣除高中、各类大学和职业学校的在校学生6860万,适龄的劳动人口总数为83887万。当然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推算出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比值为60.7%(83887/138271),这个比值我们在上半部分暂时还用不上,但是在本文的下半部分,将会有很大的作用。

继续往下推演。我们接下来需要算出中国农村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数量。2016年中国60周岁以上的总老年人口数为23086万,没有给出农村老年人口的具体数值。不过,根据我国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当年度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总共17759万,其中农村老年人口9930万,占比56%。事实上近几年来伴随着农村年轻人口持续向城市迁移并正式落户城市,农村的老年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不过我们保守一点,依然按这个56%来计算定居农村的老年人口好了。23086×56%=12928。近1.3亿的老年农民被统计到了总就业人数中,这算是一种中国特色。为了更加精准的计算出适龄劳动人口的失业率,我们当然要把这1.3亿的老农民,从总就业人口中扣除出去。

好吧,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16-59周岁的总就业人数了。公式为:77603万总就业人数—12928万老年农民=64675。这个数值很高吗?记住我们刚刚推算出来的,中国2016年16-59周岁的适龄劳动人口总数,高达83887万。用适龄人口减去实际就业人口,得出来的,当然就是失业人口。83887-64675=19212。呵呵,失业人口高达1.9亿!

现在,我们可以给出我国2016年的真实失业率了:19212万失业人口÷83887万适龄人口=22.9%。以上的数据推演完全使用官方数据,老蛮我可以保证,连一个小数点都没有错误。触目惊心是吧?远远超出7%的国际失业警戒线是吧?看到就要吓尿是吧?如果本文只是推演出这么一个结果的话,老蛮我也还算不上国内首屈一指的经济数据狂。我们必须要回头仔细推演,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可怕的失业率!在这个匪夷所思的失业率背后,所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真相!

下部——被掩盖的真相

在这里我们需要进一步追问的是:1.9亿的无业人员,都是些什么人?是农民,还是城镇居民?

根据人社部的数据,2016年农村就业人口36275万(其中包含1.3亿的老农民),此外,走出农村的民工总量为28171万。这两者合计达到64446万。这就是农村户籍人口的总就业数据,约6.4亿。对这个6.4亿的农村户籍总就业规模,我们需要换个算法检验一下。2016年中国农村户籍的总人口80197万,我们用这个数据去乘第一章中提到的“适龄劳动人口比值”60.7%,再加上那约1.3亿的老农民,算出农村的总成年劳动人口数,约为61583万。64446的农村户籍就业人口,对61583的农村成年劳动力,差距仅4.5%,这种幅度的差距可以忽略。这样看来,农村户籍的成年劳动力基本上是百分百就业。这两种算法相互印证,达成了一个完整的数据链条,并反过来再次确证了我们前面的观点:农村成年劳动力在统计上就被默认为完全就业,他们要么就被视为出去打工,要么就被视为在家务农。尤其是农村的老年人,无论他们有多老,都被视为完全就业,要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养活自己。

然而,农民在统计上被视为百分百就业的话,那近两亿的失业人口,就只能着落在城镇户籍这边了。这个结论还真是可怕,所以我们在这里必须好好的撸一撸。城镇户籍的适龄劳动力的计算更加简单,2016年,城市户籍人口总数是58074万,乘以60.7%的适龄劳动者比例,等于35233万。在我们这个零福利的国家,这3.5亿人理论上都需要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即便这些人中有极少部分是富二代,是少奶奶,也改变不了整体需要工作的既定命运。我们已经知道,中国城镇总就业人数为41428万,然而这4亿多的工作岗位中,有28171个农民工。将农民工扣除掉,得出的,才是城镇户籍的就业人口。41428—28171=13257。很好,城镇户籍的适龄就业人口,只有1.3亿!

看明白了吗?3.5亿的城镇户籍适龄劳动力,只有1.3亿实现了就业!约有2亿的城镇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而且,这两亿的城镇失业劳动力数据,与第一章我们计算真实失业率,算出来的近2亿的总失业人口,是相互印证的!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数据链条,根本无从驳斥。

所以,我们总结起来看,2016年,我大中国的真实失业率高达22.9%,区分城乡来看的话,农民在统计上被默认为完全就业,而城镇人口的失业率,则高达62.4%(21976/35233)。我告诉你们,在这2亿城镇失业人口的数据面前,无论你们如何解释,如何假装中国有无数的家庭妇女不需要工作,如何声称有无数的淘宝店主没有被劳动力抽样调查查出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抽样调查是绝对可以把这类自由职业者查出来的),你们都无法胡诌出两亿的工作岗位出来,都无法给城镇户籍的劳动力提供出占比高达6成的新增工作岗位!

我深深的知道,我的读者里面,北上广深的小清新占了绝大部分,这批人从来都不知道民间疾苦,在底层的老百姓失业痛哭的时候,他们真的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你们为啥不吃肉啊?为啥不去外资500强找个中华大区CEO的工作干啊?”2亿绝望的城镇失业劳动力的对面,站着的,恰恰就是这样愚蠢无知的小清新群体,而这种分裂,这种对抗,这种毫无融合可能性的割裂,就是我大中国将在今年步入两脚羊元年的最根本的原因。

使用前面讲述的计算方法,我们可以计算出如下表所示的,中国自2012年至2016年的真实失业率水平。这张表我希望各位小清新可以仔细的看,认真的看。从这张表里,你们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中国,一个你们这帮小清新从没想象过的绝望的中国。在你们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时候,有另外的两亿人,正在你们的小区门外,用仇恨的眼光看着你们家里亮起的灯。

在这五年里,由于持续了近三十年的计划生育国策的影响,中国的适龄劳动力总量确实出现了一点儿下降,从86577万下降到了83887万,减少了2690万,降幅仅3.1%。相对于超过8亿的庞大的劳动力基数来说,这点儿降幅略等于无。指望计划生育带来的这么一丁点影响,这种略等于无的劳动力降幅,去解决中国的庞大的就业需求问题,堵上高达两亿的工作岗位缺口,完全是杯水车薪,在以十年计的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尤其是到了现在,在小清新国人的集体扯淡声中,中国竟然以劳动力紧缺为理由放开了计划生育,这还真是一种巨大的讽刺,让人无言以对。

中国现在最大的麻烦在于:18亿亩的耕地,根本养活不了8亿农民。以我国现在的农业生产水平和农产品价格,耕种一亩地带来的年收入撑死了就是5、6千块钱,能让两个农民勉强维持生存罢了。8亿农民,至少有4亿必须走出农村,去城市寻找就业机会,去抢夺城镇户籍人口的就业岗位。很明显,在这场工作岗位的争夺战中,农民工们以其相对低廉的工资需求,将市民整体打得溃不成军,打出一个两亿城镇居民失业的惨烈结果。

现在摆在我大中国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提供农业生产效率,或者提高农产品价格,至少也要到翻倍的程度,让一亩地能养活三到四个农民,这样农民工可以回归农村,将工作岗位还给城镇市民。然而农业生产效率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根本没有什么大的提升空间。至于提高农产品价格?这事要是真敢干,第二天城市里就会爆发民乱,吃不起饭的穷人转身就会杀掉自己的邻居吃肉。所以第一条路根本就走不动。第二条路,就是继续发展大工业,从傻大黑粗的基础制造业向高精尖进发,向精细制造进发,以提供更多更好的工作岗位。然而今时今日欧美都在召唤制造业回流,中国想要扩大制造业的市场份额本来就压力重重。同时在社会舆论上,我大中国占领了道德高地的小清新们竟然不约而同的对制造业深恶痛绝,无论是五毛党还是民主派,无论是公知还是毛粉,一提到制造业,那立刻就是破口大骂,恨不得所有工厂都立刻关门才好。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中国本来就水深火热的制造业哪怕是维持现有的规模,都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还能有啥像样的发展。所以想要再创造出高达两亿的新增就业岗位,这本身就是痴人说梦。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大中国的宏观失业率在近四年始终坚定的维持在22%左右,城镇户籍总失业人数也坚定的维持在2亿左右。而接下来,我大中国,也只能是继续坚定的走向两脚羊时代了。呵呵,呵呵,呵呵呵。

(全文完)

另:

上半部昨天发出来后,有些朋友提了一些问题,比如有人提出,1.3亿的老农民不能百分百被认定为就业人员,要降低这个比例,比如降到4成。行,虽然我们确实知道农村没有福利养老制度,不劳动的老农民就得饿死,我们依然试试这个口径好了。1.3亿老农民×40%=5200万。6.4亿的农村户籍总就业人数(农村就业+农民工)是不会变的,这6.4亿的农村户籍就业人数,减去5千多万的老农民,剩下的就是16-59周岁的青壮年农村户籍就业人数,具体数值为64346-5200=59146万。

同时,8亿农村户籍的总人口是不会变的,以60.7%的16-59周岁的适龄劳动力比例来算,农村的适龄劳动力总量为48654万。这个数值与我们前面算出来的5.9亿的农村户籍适龄就业人数之间,少了足足一个多亿!那一个多亿的青壮就业农民在哪里?很明显,唯有将老农民统统算入就业人口,才能与现在的就业人数相对应,才能形成完整的数据链条。

你们或许还有很多天真的幻想,然而数据不会说谎。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再论失业率——被掩盖的真相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