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 : 特朗普甩出的是“王炸”还是“臭弹”?

盛世危言 鹰盲 645浏览 0评论

当地时间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调至“最高级别”,这就像往中东丢进了一颗炸弹,原油市场立即大涨,以色列与住叙利亚伊朗军队之间的局势马上处于一触即发的态势。那么,特朗普为何要甩出这颗炸弹?这颗炸弹是“王炸”还是“臭弹”?

一直以来,中东都有什叶派和逊尼派之争,过去数年争夺的焦点在也门和叙利亚。

在冷战时期,也门分裂成两个政权。北也门原来是个王国,在1918年脱离奥斯曼帝国宣布独立,成立了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

但在1962年发生革命,建立了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奉行亲西方的政策。南也门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1967年英国撤出,成立了南也门人民共和国,1970年改名为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开始奉行亲苏联的政策,是中东和阿拉伯国家中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1990年,苏联已经风雨飘摇,冷战氛围不复存在,南、北也门也在5月22日宣布统一,组建了也门共和国。

1994年5月,也门北、南方领导人在统一等问题上矛盾激化,南部再度宣布独立为也门民主共和国,随即爆发了内战,7月,内战结束,南方军队失败,也门再度统一。

南北也门是冷战的产物。

1999年,也门举行总统选举,由原来北也门总统萨利赫当选也门总统,2006年继续连任。要记得北也门原来是亲西方的政策,由于沙特是美国的小弟,萨利赫执政的也门政府就与沙特比较和睦,沙特也一直支持萨利赫。

2011年年底,颜色歌名开始冲击也门,萨利赫这哥们无奈地宣布自己不干了,连辞职宣言都是狼狈地在沙特首都利雅德的王宫签署的。12月,南也门军官出身的副总统哈迪宣布成立过渡政府,自己担任总统,也门开始进入动荡状态,这给胡塞武装提供了机会。

胡塞武装组织的前身是“青年信仰者”,于1992年在也门北部的萨达省成立,创立者为宰德派宗教领袖侯赛因·胡塞,而宰德派是什叶派的一个分支。看到这,就可以知道这个组织很适合谁的胃口——当然是伊朗,因为它即是宗教领袖率领的组织,又是什叶派的分支。

左上角的萨达省就是胡塞武装的兴起之地。

要说的是,也门总统萨利赫也是宰德派出身,只是萨利赫属于温和派,他率领的政府亲美、亲沙特,与逊尼派为主的海湾合作委员会保持友好关系。所以,“青年信仰者”视其为叛徒。但终归是一个大家庭里出来的人,这是后来萨利赫与胡塞武装合作的基础,当然最终还是被胡塞武装作为叛徒打死。

2004年,侯赛因·胡塞开始武装起义反对当时的也门政府,但于9月10日在和也门政府军的战斗中阵亡。其追随者将“青年信仰者”组织改名为“胡塞组织”,以示永远纪念侯赛因·胡塞。

2011年11月,胡塞武装已控制也门北部的萨达省和焦夫省。2014年9月,胡塞武装进攻首都萨那,控制了很多政府机构。为了共同对付南也门为主的临时政府,2014年底,胡塞武装与前总统萨利赫结盟。2015年1月,胡塞武装控制了总统府和重要军事设施后,总统哈迪及其内阁宣布辞职。胡塞武装成立了“总统委员会”和“全国过渡委员会”,取代也门总统和议会治理国家。但联合国、美国和海合会等都不予承认,海合会一直指责伊朗支持胡塞叛军。

2015年2月21日,总统哈迪从胡塞武装的软禁中逃离首都萨那,返回原来南也门的首都亚丁,收回以前的辞呈,海合会国家纷纷将使馆迁至亚丁,支持哈迪。胡塞武装自然不甘心,不断向亚丁进行武装推进,这下海合会不干了,3月,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开始发动果断风暴行动,对胡塞武装发起攻击,一直持续到今天。

胡塞武装之所以在2004年开始进攻萨利赫领导的也门政府,沙特之所以率领联军打击胡塞武装,根源是胡塞要建立的是政教合一的政权,而且这个政权属于什叶派,而无论萨利赫领导的政府还是哈迪领导的政府,更世俗化,接近于西方的体制。所以,前者得到伊朗的支持,后者得到沙特领导的海合会的支持。

也门是传统的穆斯林国家,逊尼派占53%,什叶派占47%。虽然胡塞和萨利赫都属于什叶派,在萨利赫争取也门总统的过程中也有过合作(和总统合作是胡塞领导的“青年信仰者”不断壮大的条件),但胡塞的观点越来越激进,希望效仿伊朗建立“神权也门”,与萨利赫等温和派越走越远,最终分道扬镳。

在也门,伊朗要持续为胡塞武装“输血”,即希望打击沙特,也希望建立另外一个属于什叶派的政教合一的国家。

也门即是宗教的战场,也是国家政体的角逐之地。即代表了什叶派与逊尼派之争,也代表了政教合一的政权与世俗化政权的争夺。

在叙利亚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叙利亚人口中,逊尼派占68%,基督教人口占17%;什叶派占14%(巴沙尔所属的什叶派阿拉维分支占总人口的11.5%),其他占1%。巴沙尔一系以11.5%的人口比例统治叙利亚,自然是困难的,但他联合基督教派,使得自己的政权得以保持稳定。但巴沙尔最信任的当然是阿拉维人,叙利亚军队中差不多3分之2是阿拉维人,而且军官几乎都是由阿拉维人担任,所以,虽然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第8个年头,但政府军没有成建制的倒戈。叙利亚政府军最精锐的第4装甲师,由巴沙尔的弟弟马希尔指挥,被称为巴沙尔政权最后的屏障。这支部队有大约4万人,是清一色的阿拉维士兵。

内战前叙利亚人口约1800万,内乱以来逃走的估计有500万,剩下的只有1300万左右,属于阿拉维的人口大约一百三四十万人,可参军的男性青壮年人数也就三四十万人。但是,长期的内战,军队不断损耗,来自本民族的兵员就会成问题。也所以,媒体预计,到现在巴沙尔手下的精锐军队也就七八万人左右。其它的军队,战斗力有限。

就凭这么点精锐大兵,即要四处打击反对派、IS,同时还要与以色列和库尔德民主军对抗,还要面对虎视眈眈的土耳其,显然是不现实的。可是,阿拉维的人口就这么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以,在2015年以前,巴沙尔政权岌岌可危,叙利亚的大片领土被反对派和IS所占据。

很多人说普京大帝很牛,扭转了叙利亚的局势,这基本都属于吹牛。普京大帝支持叙利亚主要出动的是空军,这是非直接接触的军事力量,难道在叙利亚的俄罗斯空军的力量比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的实力更强吗?显然不是。所以,扭转叙利亚战局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普京,是伊朗军队,它们主要是陆军。相反,与叙利亚和伊朗陆军对抗的,无论库尔德民主军还是IS或叙利亚反对派,都属于游击队的性质,自然处于劣势,这是决定叙利亚战局的关键因素。虽然美国领导的联军在空中占有优势,但没有地面力量的有力配合,在IS基本失败之后与叙利亚和伊朗军队的对抗中,联军就处于被动局面,形不成有成效的战果。

战争中,无论战果的扩大还是最终解决问题,都依然需要依靠陆军。

有报道称,2017年,伊朗在叙利亚部署了7-10万军事力量,主要是这支力量与叙利亚政府军一起扭转了叙利亚战局。也所以,美国希望组织阿拉伯联军进驻叙利亚,说明它也清楚问题所在,没有训练有素的陆军,很难在叙利亚战场上建立自己的优势。虽然沙特是一群老爷兵,但埃及等国的正规军,肯定优于游击队性质的反对派和库尔德民主军,埃及军队完全具备与叙利亚、伊朗军队对抗的能力。

但7-10万人的大规模军团长期在叙利亚作战,是需要“出血”的,这是伊朗第二个出血点。

一旦伊朗在叙利亚建立了稳固的军事存在,在也门建立了与自己类似的政教合一政权,再联合伊拉克的什叶派力量,中东的局势将如何?不仅严重地威胁自己的死对头以色列,还会将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彻底压制住,形成战略合围之势。

伊朗可以形成今天的战略布局,是拜谁所赐?主要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这种大规模的战略布局和频繁的军事行动,都是烧钱的行为。媒体预计伊朗每年近百亿美元的军费支出中,大部分都投入了叙利亚、也门,2015年,伊朗还向叙利亚提供了45亿美元的援助。虽然美国已经解除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经济应该好转,但伊朗民间经济学家预计2017年本国的通胀率达到了200-300%,这是不断支持战争的结果。说明核协议的解除,伊朗内部并未明显受益,其利益的绝大部分被投入了战场上。在签订伊核协议之后,伊朗原油出口得以恢复,现在日产量约380万桶,日出口量为220万桶,而解除制裁前的日出口量仅仅是100万桶,前后对比日出口增加了120万桶。以每桶50美元计算,这意味着比解除制裁前伊朗每年增加了219亿美元的外汇收益,是这些出口收益在支撑着伊朗的军事行动。如果不对伊朗解除制裁,伊朗将无力支撑在叙利亚和也门的军事行动,也就是说,是奥巴牛签订的伊核协议给伊朗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提供了“支持”。

以色列总理宣布摩萨德从伊朗盗取的核资料,即便不能证明伊朗依旧在暗中发展核武器,但至少证明伊朗依旧有发展核武的野心,一旦伊朗经济实力增强,更具有发展核武的能力和基础;伊朗势力在叙利亚和也门不断扩张也损害以色列、沙特和美国的利益。显然,川普不愿意继续当这个冤大头。

现在,美国政府已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恢复最高级别的制裁。欧洲和日本都是反对的,英法德三国宣布会坚持原来的协议,它们最大的担忧美国退出核协议恢复制裁,伊朗会立即发动战争(目标当然是以色列或沙特),油价剧烈上涨将刺激通胀加速(别忘记欧洲央行还在量化宽松),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以色列坚决支持,是因为美国的制裁会断绝伊朗在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的“粮草”;中俄基本不做声,是因为无法左右美国政府的决策,多说无益;沙特声称自己有能力压制油价,实际是代替美国抚慰欧日,内心自然是赞赏美国的举动,只要打击伊朗,沙特任何时候都会高兴的屁巅屁颠的。

伊朗会怎么做?本人认为伊朗会坚守原来的伊协议,因为在那个协议中自己是受益者,没有这个协议,自己无法在叙利亚和也门进行战略扩张,如果暗地发展核武(可以将其矢志不移地发展弹道导弹作为发展核武的一部分内容),更需要资金,所以,它会坚持原协议。会不会发动对沙特或以色列的军事打击,是有可能的,因为一旦美国的制裁产生效果后,伊朗很可能再也没有能力对以色列和沙特进行打击,在也门和叙利亚得到的战略利益也可能丢失,此时,有放手一搏的冲动。而以色列哪啊?他虽然嘴上说的不多,但手脚一直就没消停,一直在打击住叙利亚的伊朗军事力量,所以,双方都有动手的欲望。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一场大战是无法避免的,差别在于战场是只局限于叙利亚还是两国本土之间进行直接的战争,除非伊朗军队彻底退出叙利亚并切实用行动证明自己不再发展核武,但这种可能性等于零。

伊朗和以色列水火不容,即因为耶路撒冷,也因为一山不容二虎

伊朗和中东进入更深的动荡,显然会推升油价,但油价快速上涨即不符合欧日的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只有在现在的价格(或稍低一些)才能继续削弱俄罗斯,才能从原油出口数量和价格上打击伊朗,才有利于打击欧亚非的原油产量,同时又有利于美元原油产业的扩张。

所以,川普又指示自己的小弟——沙特,给原油市场降温,它号称可以稳定原油的供给,甚至暗示可以终止减产协议。

但川普压制油价的动机也会受到挑战,如何协调自己的小弟——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是核心问题。只要伊朗军事力量在叙利亚存在一天,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一场大战就无法避免。如果伊朗敢于攻击沙特,原油市场很可能会失控。

川普甩出的是“王炸”还是“臭弹”?对打击伊朗、支持以色列和沙特、控制中东的局势向有利于自己一方转移来说,是“王炸”,这是对伊朗的釜底抽薪,也是对胡塞武装和巴沙尔政权的釜底抽薪,没有了伊朗的支持,俄罗斯在叙利亚就无所作为;但是,对于现在有点开始发烧的国际油价来说,如果油价失控,俄罗斯又会壮大,即不利于自身原油产业的扩张,还损害了欧洲盟友的利益,对于美国来说,川普就放了一颗“臭弹”。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 : 特朗普甩出的是“王炸”还是“臭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