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鹰盲对已发表过评论的朋友开放评论免审核,你的评论可以直接发布出来,请大家理性评论,如有必要可用:同音字或拼音,谢谢。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盛世危言 鹰盲 525浏览 0评论

雷克斯·韦恩·蒂勒森(英语:Rex Wayne Tillerson,1952年3月23日-)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天;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川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三月六日小心出门,出访非洲,川总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川总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川总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半年以前,骂了他一句“白痴”,白了他一眼,丫就很不高兴,气急败坏的样子。我说错了吗?丫居然说我泄露了国家最高机密!这次,川总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约定宫里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在乍得,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川总打枷过的,也有给川总掌过嘴的,也有白宫衙役偷看了川总妻子的,也有通俄被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特朗普大女儿兼总统特别顾问伊万卡,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实权人物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对,是伊万卡,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斯派塞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前白宫发言人,2017年7月21日离职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努钦来告荒,对我大哥说,白宫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努钦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美国财长,特朗普重臣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白了川总一眼,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走人”或“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努钦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从丁酉年到戊戌年,每十七天,他们吃掉一人。

四、

早上,在吉布提,我静坐了一会儿。杜布克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迈克尔•杜布克(Michael Dubke),前白宫通讯联络主任,2017年5月30日离职

我说“杜布克,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杜布克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普莱斯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确认俺对川家人的白眼并非天生,而是有意为之: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普莱斯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普莱斯(Thomas Price),美国卫生部长,2017年9月29日辞职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我出访非洲,日夜操劳,说不定哪一会,丫突然说,排上你了,就吃你吧。我就会过早地离开他们。

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普莱斯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我岂是好惹的?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普莱斯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推特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况且,上面还有很多食谱,川总每天盯着食谱看。前天狼子村努钦来说吃心肝的事,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六、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川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七、

我晓得他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逼我拿出辞职信。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我自己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川总暗示我好几次,让我主动点,如此,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但是,无论川总怎么暗示,我都不肯。川总愁得眉毛都白了,丫看上去像白眉大侠。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推特”的,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川总时常在那里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起来也教人害怕。“推特”是川总的亲眷,是他的本家。前天川家的狗,看我几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尽管川总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但我不得不每天盯着他的推特,不知道,他下一个要对谁下手……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八、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原来是库什纳。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你没看,白宫情绪都很稳定吗?”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Corey Kushner),现任白宫高级顾问

“你岳丈跟三胖说好的要会面了吗!”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推特上挂上;还有脸书上都写着,川金会,当我不识字吗!”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我是国务卿,竟然不知道要跟三胖会面,亏我看了推特,亏我识字,不然,川总抱了胖子亲了胖子我都还不知道”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你给他白眼更错,你的肢体语言太复杂,终归会害了你的!”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岳丈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九、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但是,白宫分明一年就被吃掉了十六个人吶。我知道那路数,先说你是好人,然后,就吃掉你。

十、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但都还有节制,起码不是通吃,从来没有一年超过五个人的吃法。现在变了么?一年就吃了十几个。

大哥说:“川总重用了女婿,安排人吃,这并非从前的事。谁晓得从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开始,就一直吃;从弗林和他的儿子,一直吃到班农;从班农,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班农(Steve Bannon),前白宫首席策略师,2017年8月18日离职

大门外立着一伙人,川总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逼我辞职,若我不肯,将来硬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努钦说的大家吃了一个恶人,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十一、

在尼日利亚,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弗林,想起麦克法兰、杜布克、斯派塞、普利巴斯……晓得他们死掉的缘故,全在川总。那时,有的才进白宫一个多月,就被吃了,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每个人都哭个不住,大家却劝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也落井下石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谁谁是被川总吃了,大家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谁都想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我进入白宫四五个月时,坐在宫前乘凉,有人说川总发神经,又发推,一发推,就有人须割下一片肉来,煮熟了请他吃,才算好人,才不给走人。川总也没有说不行。一片吃得,整个的自然也吃得。但是川总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脑子看上去那么简单,竟然是老戏骨吗?

十二、

不能想了。

四百多天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科恩正整理衣物,他找川总,说自己要走了,川总做出悲伤的样子,努力了十九个小时,却没有挤出一滴眼泪,科恩就绝望地走了,满眼都是泪……川总盯着他的背影,嘴里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竟然涌出一大坑泪水……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前任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戊戌年乙卯月庚子日……川总突然正式发推,终于轮到吃我了。有了四百多天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可恨的是,我还在尼日利亚出访,突然就发飙了,回去的机票找谁报?

十三、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白宫……

二零一八年三月。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全球视野关注中国 »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