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荒谬的邵阳——农业城市的挽歌

邵阳,湖南中部城市,南岭山脉、雪峰山脉与云贵高原余脉的交汇处,因此在地形上,用当地的俗话说,“七分山地两分田,一分水路和庄园”。在经济上,邵阳至今都体现出强烈的农业城市的特征,2016年邵阳的GDP为1521亿,其中第一产业(农业)增加值高达327亿,占比高达21.5%。对比一下你们就知道这个比值高到了什么程度:作为农业大省的湖南全省2016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值只有11.4%(3578亿/31245亿),而全国的水平也只有8.6%罢了(6.37万亿/74.41万亿)。

在各种数据上,这个城市都表现出了农业城市应有的特征:首先,邵阳人口大量的逃离。2015年底邵阳户籍人口821万,但是常住人口只有726万,有95万邵阳人逃离了邵阳,在富裕的东部城市以暂住者的身份打工。其次,邵阳的城市化水平很低。726万的常住人口,只有305万居住在城镇,城市化率只有42%。而全国的平均城市化率达到了56%(7.71亿人/13.75亿人),湖南省的数据也能达到51%(3452万人/6783万人)。作为农业城市的邵阳,在城市化水平上,远远低于全国乃至全省的平均水平。再次,它的市民收入水平很低。2016年邵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仅22996元,而全国的水平为33616亿,较邵阳高出足足46%。最关键的是,作为农业城市的邵阳,农民的收入水平同样很低。2016年邵阳农民的收入水平为9721元,而全国的水平为12363元,较邵阳高出27%!

摆在一个农业城市面前的经济发展任务,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要实现工业化,提升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在GDP中的占比。然而并没有。事实上,整个湖南的官场乃至民间,都对如何发展经济一无所知。湖南的社会风气就是玩弄政治搬弄是非,所谓“以天下为己任”、“敢为天下先”的岳麓学派精神,早就被湖南人民扔到了九霄云外。湘民们骄傲的崇拜着那个从韶山走出来的伟人,编造着他的各种神奇的段子,继承着他的官场斗争哲学,然后,将湖南经济带到了坑里。

2012年邵阳GDP为1028亿,第二产业增加值为398亿,占比为39%(顺带说一下,这一年它的第一产业增加值为251亿,占比24%)。你以为邵阳会大力发展工业,提升工业化水平并促进城镇化?你错了。到2016年,邵阳第二产业增加值535亿,占GDP的比值下降到35%。4年下来,第二产业的比值还下降了足足4个百分点。你根本没法理解这个城市到底在干什么。在这种二逼治理思路之下,邵阳人民当然只能是加速逃离。2012年逃离邵阳的人口为84万(801万户籍人口-717万常住人口),到2015年就增加到95万。短短3年时间,逃离邵阳的人口数量新增了足足11万!邵阳人民用脚投票,纷纷逃离这个充斥着朽烂气息的城市。

在另一方面,对发展制造业不屑一顾的邵阳陷入极其严重的上级财政补贴依赖。2012年,邵阳的财政总收入(包含了全部税收、非税收入,以及假模假样的上缴给上级然后再拨付回邵阳的全部收入)85亿,财政支出规模为247亿,中间的差值162亿,当然就是上级财政补贴。这一年邵阳的社保及就业支出数额为40亿。到2016年,邵阳财政总收入141亿,财政总支出480亿,上级补贴规模339亿!较2012年的补贴规模暴增109%。四年下来,上级财政补贴规模就翻了一番。这一年邵阳的社保及就业支出继续暴涨,达到了84亿,同样翻了一番。这个对制造业不屑一顾的农业城市,背上了巨大的社保包袱,它的政府必须不停的向穷困潦倒的市民提供巨额的补贴,以保证社会的安稳。

然而,社保包袱只不过是邵阳的其中一个财政包袱而已。还有另外一个包袱,狠狠的压在了邵阳身上:维稳。贫穷一定意味着愤怒,意味着绝望,意味着民心涣散和治安崩塌。要维持这个极端贫穷的城市的稳定,压制民众的怒火,巨额的财政支出必不可少。2012年邵阳公共安全支出11亿,城乡社区支出6亿(这个支出项就是基层政权的维稳费用项),合计仅17亿。然而到2016年,邵阳公共安全支出暴增到21亿,城乡社区支出42亿,合计高达63亿,较2012年的增幅高达270%!

我们仔细看看2016年的邵阳财政,84亿的社保及就业支出是为了社会稳定,63亿的维稳支出更是为了稳定,加起来147亿,仅仅这种稳定性的支出,已经超过了当年度邵阳141亿的财政总收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这种事情的荒谬。

邵阳,726万常住人口的邵阳,在全国近300个地级以上城市中人口规模排名大致在35位。事实上,人口规模超过700万的城市也只不过才45个而已。而邵阳,是这45个城市中,唯一的一个农业城市,也是最穷的城市。我在2017年的邵阳政府工作报告中截取了几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三次产业比由24.2:39.3:36.5调整为21.7:34.7:43.6,第三产业占比大幅提升。”“第三产业蓬勃发展。新增限额以上商贸流通企业614家,总数达825家。金罗湾国际商贸城、湘西南农产品物流中心等20个商贸物流项目全面启动。”“崀山成功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城步南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获批。”“引进商业银行5家,完成10家农村商业银行改革。”呵呵,呵呵呵,一个连基础工业化都没实现的城市,就整天谋划着退二进三,搞第三产业,搞物流,搞旅游,搞金融。我依然不知道怎么评价这种城市治理的荒谬性。对于这个问题,或许唯有那新增的11万逃离邵阳的湘民,才有资格回答吧。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荒谬的邵阳——农业城市的挽歌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