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开国之君系列】鲜卑军阀李渊(全文)

【开国之君系列】鲜卑军阀李渊

本系列将要讲述五位开国帝王:刘邦、李渊、赵匡胤、朱元璋,以及最后的重头戏,建立我红色中国的毛ze东。与老蛮我此前的所有历史文章一样,本系列文章的切入点依然是经济。我们将在经济上总结乱世的成因,并据此重新衡量这五位英雄人物,评定他们的历史功过。和以前一样,这系列文章将会打碎你们对于历史的固有印象,并将重建你们的历史观。当你们从历史的迷雾之中醒来的时候,现实的中国,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是以为序。

一、军阀的诞生

军阀这种东西,是汉代中央政府执行“无为而治”政策的必然产物。中央政权高度的收敛和克制,必然会在地方上留下大量的权力中空地带。在古代的原始技术条件之下,一定会有大量的地方豪强趁势而生,去填补权力的空白。于是到西汉末年,地方豪强已经发展成帝国的毒瘤,皇帝被架空,只能依靠豪强外戚的力量勉强维持统治。后来豪强们相互不服气,打了起来,于是西汉灭亡。当时最有名望的豪强王莽家族短暂的上位,试图压制并消灭其他豪强,这实在是一种瞎扯淡的治国模式。豪强一旦成型,就根本不会消亡。王莽刚开始试图均田,剥夺豪强们手里的田地。跟豪强直接作对的结果,就是他的政令根本出不了京城,王莽被全天下的豪强当成笑话。于是王莽很快失国,而会来事善权变的刘秀趁机上位。刘秀的一生就是向权贵们妥协的一生。娶阴丽华恨不得算是入赘阴氏,阴氏富贵,刘秀因此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能够在乱世中养活他手里可怜兮兮的数千兵马。没过两年,刘秀也没给个说法就把阴丽华直接送回家,再娶郭圣通,这一次当然直接为了郭家背后的十万豪强大军。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的东汉,就是豪强的东汉。东汉的皇室从未建立起强大的中央政权,各路豪强以“共议朝政”的形式分享政权,分配各色官职。

这种奇特的“共议制度”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豪强势力发展到极致,并成长为真正的地方军阀。在军阀的眼中,唯有自身的军事实力才是生存的根本,才值得关心,至于异族入侵,至于老百姓是不是能吃到一口饱饭,这些根本无须关心。军阀们对内横征暴敛极尽暴虐,对外卑躬屈膝只求苟安,于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黄巾军横扫全国。很快,东汉就灭亡了。

接下来经过混乱的三国混战而建立起来的曹魏王朝试图与地方军阀势力做斗争,他们废除了官位世袭制,开始推行“九品中正制”,也就是由中正官推选官僚。然而这个时候的地方军阀甚至已经贵族化,他们自称“士族”,将平民百姓蔑称为“庶族”。在曹魏时期的“九品中正制”,士族与庶族一视同仁,唯才是举。这种做法让军阀们不能容忍,于是大军阀司马家族随随便便就联合起了其它军阀,夺了曹魏的皇位,建立起大晋政权,开始实施纯粹的只能由士族当官的“九品中正制”。

整个国家至此再次退回到跟东汉末年差不多的落后状态。大汉民族内部被严格的区分为士族与庶族的结果,当然意味着汉民族的自我分裂和自我阉割。士族占据了绝对多数的社会财富,朱门酒肉臭;而庶族则在生死线上挣扎,路有冻死骨。在这种背景下,整个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恶心的朝代。在内部,民不聊生遍地盗匪,民乱不绝;对外,则整天卖国求荣,国土被异族不断侵蚀,根本无从反击。为了掩饰这种卖国的恶行,晋朝统治者用了一个很无耻的说辞:“异族内附”。到西晋末年,整个陕甘、河北、山西,乃至河南的大部分,都已经被所谓内附的异族侵占。在这个地区生活的以鲜卑族为主的异族人维持着强大的军事力量,并将晋朝王室驱赶到了江浙一带,也就是所谓的“东晋”。

陕甘、陕西、河北和河南地区的异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当地的汉族原居民几乎在肉体上屠杀得干干净净。残余的汉族被迫融入异族(主要是鲜卑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将“汉朝”视为汉族的正统起源,那么今天我们的北方居民,基本上可以算是鲜卑族的后人,与正宗的汉族没有太多的血缘上的关联。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里,北方地区的地方军事势力经过长期博弈,到南北朝末期,最终形成了传说中的“七宗五姓”。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两李两崔,七宗五姓。其它的小家小氏,必须要依附于这五姓,或者取得这五姓的支持,才能出人头地。后世这五姓也自称汉人,还编造了一些显赫的族谱,牵强附会到一些汉族名人身上。然而我们当然知道,在当时,他们的鲜卑血统根本就无从隐瞒,他们所用的汉姓也只不过是鲜卑名的变称而已。中国北部血统纯正的汉人基本上都死绝了,根本就不可能产生所谓的五姓军阀势力。这五姓之间相互通婚,并严厉的禁止与其它姓氏通婚,这当然也是为了尽量维持他们鲜卑血统的纯正性。此外,在当时,还有另外一些家族比始终都混了少许汉血的七宗五姓的地位还要高,他们是血统更加纯正的鲜卑贵族,并直接使用传统的鲜卑姓氏,比如窦氏家族、独孤家族、长孙家族和宇文家族。鲜卑血统的纯正性,在当时竟然可以决定各个家族的政治地位。这对于我们今天的大汉族主义者来说,还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本文的主角李渊,就是当时陇西李氏的家主(陈寅恪说他其实是赵郡李氏家主,总之就是鲜卑血统的军阀世家)。作为一位天生的大军阀,李渊将要开启一个全新的朝代:李唐。而他所面临的局面与刘秀、曹丕和司马炎一模一样:他借助军阀的力量上位,而军阀就是这个国家的毒瘤。如果应对失当,这个国家将会再次陷入犹如晋朝一般的恶心境地。而如果他能独辟蹊径,他会让这个国家重回正轨,并开启一个伟大的王朝。

第二章:烈烈唐风

隋朝的建立简直算是一场历史性的错误。隋朝的开国皇帝杨坚家族是非常纯粹的汉人,杨坚的老爸杨忠是北朝鲜卑领袖宇文泰的汉族奴仆,由于忠心耿耿,在长年的征战中立下了挺多功劳,于是被赐予了鲜卑人身份。这种身份,看起来跟满清时期的汉族包衣也没啥区别。作为纯汉族的杨坚家族与我们前文所说的“七宗五姓”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五大姓是一群假装成汉人的鲜卑人,混了一点儿汉族血统。而杨家则是假装成鲜卑人的汉人,混了一点儿鲜卑血统。在以鲜卑血统为尊的北朝,一个汉人杨坚最终夺了宇文家的江山,称了帝,这事扯淡得犹如梦幻一般。所以隋朝注定要短命,最终一定会由鲜卑血统的贵族来接替帝位。杨坚在位时期如履薄冰,当皇帝当得战战兢兢。血统高贵的独孤皇后说杀哪个宠妃就杀,而且还是虐杀,杨坚连句硬话都不敢说,只能赌气离家出走。当然,为了抵抗鲜卑军事集团的压力,杨坚废除了源起于曹魏盛行于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开始尝试推行科举制度。这个时期的科举制度依然非常原始,算是中正推荐制度与科举考试相结合的一个妥协性产物,参加科举考试的人由地方政府三年推荐一次,推荐上来的当然也肯定是当地的贵族。只不过以前这些被推荐的贵族可以直接当官,现在他们还必须接受皇帝的一次考核。这算是勉强增加了一点皇帝的权威,也还在鲜卑贵族的容忍范围之内。然而杨坚的接任者杨广雄才大略才华横溢,一心要干一番大大的事业,根本无视自己得位不正根基不稳的现实,一会儿要打高丽,一会儿要修运河,于是哪怕风调雨顺年年都是大丰收,全国的粮仓都堆得满满的,依然是天下离心遍地造反。无论是混血还是纯血的鲜卑贵族,统统都把杨广当成二逼,直接就把丫抛弃了。各路鲜卑贵族先把庶民起义军联手干趴了,算是隋末战争中打得相对激烈的战斗。然后鲜卑贵族之间和和气气的较量了一番,激烈程度大概跟掰手腕子差不多,最后李渊在这场掰手腕大赛中胜出,当上了皇帝。

李渊面临着一个非常艰难的局面。国内的鲜卑贵族势力异常强大,动不动就要给皇帝脸色看。北方的突厥族又强大了起来,动不动就要冲进关内抢掠一番。按晋朝的模式走下去的话,基本上我大中国又要再一次进入恶心死人的模式:对内横征暴敛,对外卖土求荣。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突厥贵族取代鲜卑贵族,建立一个新的恶心国家,如此循环。中华大地就这么世世代代的恶心下去,也算是人类历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李渊一辈子在官场打滚,浮浮沉沉,深悉时弊,他做出了扭转中国历史的正确抉择:以混血对抗世家,以民族融合对抗鲜卑血统。这一决定彻底改变了此后的历史进程,并为中华血统,注入了一道真正的骨血。

李渊的原配妻子来自窦氏家族(嗯,就是那个纯血鲜卑家族),去世得很早,还没进入隋末战乱年代就去世了。此后李渊就一直没有正式妻子,只有一堆血统各异的妾,称帝后也没有皇后,只有皇妃。其中最受宠的万妃、张妃、尹妃,从姓氏来看,就知道跟鲜卑贵族没啥关系。此外,为了平衡,还有一位宇文妃(嗯,这位就是真正的纯血鲜卑了),一辈子梦想做皇后,一辈子没有如愿。在当时的环境下,李渊竟然不设一位纯血鲜卑的皇后以拉拢鲜卑贵族,这种事本身就是向鲜卑贵族宣战的行为。在文官层面,李渊重用汉族文官为相,来对抗鲜卑士族,比如刘文静和陈叔达。其中作为先锋的刘文静便是在鲜卑贵族的反扑下被杀。在军队层面,则重用混血的胡族将领,刻意弱化纯血鲜卑将领的地位。在这些安排之外,李渊强化了科举制度,不再是三年考一次,而是一年一考,同时不再看重所谓的地方政府“推荐”,只要稍有才学,就可以参加考试。李渊由此选拔了一大批底层的小地主出来担任基层官员,这当然意味着地方上的鲜卑军阀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了,李渊因此与鲜卑军阀势力发生了直接冲突。这种冲突发展到最后,便是玄武之变。

性情刚烈雄才大略的李渊,将要被架空起来;而大唐,乃至整个中国的命运,将要再次走到十字路口。李世民、武则天和李隆基将会陆续走上台面,在十字路口前,做出他们各自的选择。他们将要决定,是继续沿着李渊设定的道路走下去,去迎接一个灿烂的新时代,还是走回晋朝的恶心老路。请期待第三章:玄武风云。

第三章:玄武风云

李世民代表着鲜卑贵族势力,这一点即使他在晚年大肆修改史书,也无从掩饰。他的皇后来自于长孙家族,他手下的小朝廷天策府则汇集了整个北方鲜卑士族的代表,文以长孙无忌为首,武以李靖为首。关于长孙无忌的身份不需要多介绍。关于李靖必须要介绍一下。与我们熟读的演义故事完全不同,李靖并不是穷苦出身,更没有跟一个侍女红拂私奔。恰恰相反,李靖出身于五大姓中的陇西李氏,家族世代公卿,其父曾任郡守。李靖自出道之后,官运亨通,从长安县功曹,短短十几年就做到郡丞的位置,大概算是副省长。隋末大乱时期李靖投靠了李世民,并成为李世民身边典型的鲜卑贵族代表。他的一生享尽了荣华富贵,与演义小说中那位清苦而怀才不遇的书生李靖没有半毛钱关系。在另一边,被后世史书大肆抹黑的太子李建成则集合起一帮真正的平民出身的人才,比如魏征,坚定的执行李渊“以混血对抗世家”的策略。这两派的矛盾越来越大,最终,在鲜卑贵族的支持下,公元626年,在李渊称帝8年后,李世民悍然发动了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的过程整个来说波澜不惊。在当时,鲜卑贵族依然具有压倒性的军事力量,他们轻易就渗透了整个皇城的守军系统,在政变过程中,皇城守军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护主之责。李世民与李建成的亲卫进行了一番还算激烈的搏杀,死了几十个人,就停止了流血。李建成被处死,李渊被软禁,李世民自此登上了帝位,开启了所谓的“贞观之治”。李世民全面废除了李渊抑制鲜卑的政策,将相的位置全部被鲜卑士族垄断,李唐王朝不再鼓励混血,甚至压制汉族,以讨鲜卑贵族的欢心。这一系列的做法当然赢得了掌控了话语权的鲜卑血统贵族们的高度称赞,然而这一切只能用倒行逆施来形容,只能将这个国家带进坑里。于是贞观初年,国内经济凋敝,对外则军事孱弱,面对突厥连年叩边抢掠,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以和亲之策苟延残喘。大唐王朝岌岌可危,眼看就是一副亡国之相。在人口数据上,就能看出李世民倒行逆施带来的恶劣后果:李渊称帝初年,全国总人口180万户,五年之后增加到219万户,再过5年,到贞观2年的时候,全国总户数290余万户。然而,到贞观13年,竟然也只有304万户。11年过去了,在所谓的和平盛世之中,国人的人口居然毫无增长性。李渊留给李世民的大好基业,眼看就要被败光。

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的儿子们开始尝试改弦更张,要重演玄武门之变,将二逼兮兮的李世民赶下帝位,将这个国家重新带回正轨。然而太子李承乾以及其他陆续造反的儿子们运气很不好。他们的政变全都被李世民镇压,并被李世民处死。面对着这种持续不断的政变,晚年的李世民有了一些悔悟,他开始尝试打压鲜卑贵族的势力,比如剥夺李靖的军权,比如经常抽打一番长孙无忌。然而这些小打小闹并没有什么卵用。鲜卑贵族的势力已经一手遮天,唯有等到武则天夺了李唐的江山,力行改革,以酷烈的手段梳理了一遍鲜卑贵族,狠狠的杀了几圈,接任的唐玄宗李隆基用同样的手段又杀了几圈,鲜卑贵族的势力才算是被打压下去。

接下来的历史非常诡异。鲜卑血统的贵族势力刚刚被打压下去,混血的胡族将领就趁势发起了叛乱。安禄山和史思明都是边境上的混血胡族,这俩甚至都很难明确到底是哪一族的血统更多一点。他们发起的叛乱固然让李唐狠狠的惊吓了一番,然而更大的作用在于,他们在北方的大肆杀戮,再次将所谓的士族在肉体上清洗了一次。叛乱之后,李唐王族很快就恢复了元气,而士族则从此一蹶不振,所谓的高贵血统既然在面对混血将士的屠杀时一钱不值,当然再也没脸给自己头顶套光环了。安史之乱唐朝又延续了150余年的国运,并在这100多年里给这个国家确立起了真正的内部治理文化:乡绅治理。士族豪强势力被打压和扫荡之后,拥有科举功名身份的地方乡绅,真正的掌控起了话语权。他们凭借科举带来的政治光环,在地方上获得巨大的政治声望,并有权对各类民事纠纷一言而决。

延续千年的与科举捆绑的乡绅制度就此成型。这种制度就此成为中华文明的骨血,确保我大汉民族在接下来的千年动荡之中,始终保持着文化的独立性。烈烈唐风,庇佑了这个国家上千年。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性情刚烈的李渊改制。虽然今天的史书上,李渊被刻画成了一个贪财好色的小人,然而我希望,阅读了本篇,了解了真相的你们,能在关上这个页面之后,仰起头来,向九天之上的唐高祖,默默致敬。

下一篇:赵匡胤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开国之君系列】鲜卑军阀李渊(全文)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