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讲历史】靖康之耻—祸国之儒(全文)

靖康之耻(上)——残民之儒

公元1126年的靖康之耻,是中国历史上最羞辱的一段记忆。大汉民族的懦弱自私、勇于内斗而怯于国战在这场悲剧中暴露无遗。然而最大的悲剧在于,在这场北宋国祸之后,我大中国没有丝毫的反思,没有丝毫的进步。儒家误国,竟然没有遭遇丝毫的清算。这当然会导致进一步的悲剧。于是南宋再次亡国,大明艰难的恢复汉族江山之后,也很快重蹈覆辙,亡于异族之手。而这篇文章,将要进行一次真正的反思

故事必须从王安石变法讲起。王安石变法从1069年开始,变法的核心的在于强化皇族的集权能力,并剥夺官僚士绅体系的利益。比如青苗法,由官府直接向农民放贷,禁绝官僚士绅的高利贷。但是在执行中,官僚体系集体抗拒变法,还是以青苗法为例,官府的低息贷款都被官僚士绅借走,然后转身还是以高利贷放给农民。还不起贷的农民,只能以地抵债。有宋一朝,儒家的官僚士绅体系膨胀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得位不正的北宋皇室,根本无从与贪婪的儒官系统相对抗。这里顺带说一句,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凭借后周朝托孤大臣的身份,玩了一手黄袍加身,抢了周朝的皇位,这本身就不算光明磊落。他弟弟宋太宗赵光义更绝,烛影斧声,直接砍死了赵匡胤,抢到了皇位。这两位的登基经历都不算好听。为了巩固皇位,于是赵氏皇族大肆打压武将势力,扶持所谓“君君臣臣”的儒家文官,搞扯淡的以文御武制度。最后的结果,就是儒家发展成儒教,满口仁义道德,一心男盗女娼。到了靖康之耻的时候,赵宋宗室所有妇女,都成了娼妓,这也算是求仁得仁的结果了。

王安石变法,试图剥夺当时已经尾大不掉的儒家文官的利益,但同时又不敢旗帜鲜明的支持武官。这种首鼠两端的所谓变革,当然不会有任何现实意义。所以王安石变法最后黯然失败。变法期间跟西夏打了两仗,全都是劳民伤财,大败而终。要说王安石变法的积极意义,那就是培养出了一支还不错的西军,在跟西夏的战场上屡败屡战,饱受淬炼,一直维持着还算过得去的战斗力。后来这支西军在靖康之耻中,也是唯一能看得过去的军事力量了。

公元1119年,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后果全面爆发。北宋境内民乱四起,被贪婪的儒官群体吞噬了家产的贫民在全国范围内纷纷揭竿而起。其中规模最大的起义是明教的方腊起义,占领了整个浙江,以杭州为中心,席卷大半个江苏、安徽和江西,一夜之间,整个东南陷入瘫痪。方腊义军的矛头直指整个儒官体系,起义过程中见官就杀,并且是虐杀。然而,在占领地区急剧扩大,义军队伍剧烈膨胀之后,方腊义军遭遇到了治理上的困难。由于缺乏治政官员,空有偌大的地盘,义军无从组织税收,无从征粮,也无从有效的动员和联合境内的各派政治力量,只能是通过无穷的杀戮来宣泄对儒官的仇恨。这种造反当然无法长久。公元1121年,在占领杭州两年之后,方腊义军终于因为缺粮撤出杭州,此后就因为缺乏组织力量而节节败退,并很快被消灭。当然明教并没有因此退出历史舞台。南宋时期明教还要在洞庭湖发起一次规模浩大的杨幺起义。到元朝末年,明教势力发展到巅峰,各路反王,与明教都有着极其深刻的关系。必须注意的是,方腊起义事实上是亡于其自身缺乏治政能力,而不是亡于朽烂不堪的北宋朝廷。方腊义军始终对北宋军队保持着攻势,甚至在撤出杭州后,依然发起了对杭州的第二次围城。而北宋朝廷在正面战场上面对义军,次次都被打得落花流水。北宋军队,除了直面西夏的西军之外,算是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全国范围内此起彼伏的贫民起义消耗掉了北宋帝国最后的动员能力。北宋帝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儒官的社会形象等于人渣老百姓视大宋为寇仇,只等着这个朝廷最后的轰然倒塌。

公元1122年,在艰难平息方腊起义的一年后,北宋与辽国北方的女真人决议联合,一南一北夹攻辽国。当时的盟约是燕云十六州归北宋,而其它地域归女真。结果凶悍的女真人自北而下,把辽国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是以文官统兵的北宋军队不堪到了极致,在辽国主力部队都已北上应对女真人的情况下,面对剩下的一帮老弱病残的辽国守军,居然毫无胜绩,被打得找不着北。最后还是由女真人一路长驱而下,攻占辽国都城燕京。北宋军事力量的孱弱不堪在女真人面前已经无从掩饰。所以女真人毫不犹豫的就撕毁了盟约,根本不打算将燕云十六州交回北宋。最后好说歹说,北宋花了无数的钱,才拿回了其中的六个州。这种从军事到政治的全面腐朽的肥猪,如果不狠狠的捕食,那真是对不起人类的智商。今天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女真人在完成攻辽战役的第二天,已经开始启动攻宋的战争动员了。

在北宋这边,根本没有意识到与虎谋皮的危险。在买回燕云六州之后,帝国内部开始了连续的庆功。丞相王黼(FU)和以太监身份领兵的童贯被视为最大的功臣,各种加官进爵。至于真正的一线军将,由于其猪狗不如的身份,连一顿饱饭都没能混上。没过多久,志得意满的儒官体系陷入了白热化的权力斗争状态,王黼被罢相,80多岁的蔡京再登相位。

公元1123年,闹出来一个张觉事件,成为了女真攻宋的导火索。原辽国的平州主官张觉,在女真的攻势之下,无从抵抗,于是投降了女真人,女真人面对他的投降很是高兴,给了张觉很多赏赐,还升了他的官,让他继续管理平州。但是张觉其实是汉人,他一心归宋,于是在1123年带领军队反叛女真。张觉的叛军跟女真人你来我往,各有胜负,这让北宋朝廷很高兴,觉得张觉还真是名将,居然能跟女真军队平起平坐。于是北宋朝廷就任命张觉为节度使,正式接纳了张觉。但是很快,女真大军压境,把张觉打得全军覆没。张觉逃到北宋境内,女真人大军压境,要求北宋朝廷杀掉张觉献上人头。北宋朝廷不堪女真的军事压力,只能从命。张觉一死,燕云十六州地区的所有汉人一片哗然。一个朝廷,居然无法保护逃回来的国民,这种朝廷当然没有效忠的必要。自此之后,北方汉民积极协助女真军队攻打北宋,为北宋的灭亡,积极的献计献策。

到这个时候,靖康之耻,已经是大势所趋,根本就无从逆转了。

靖康之耻(中)——亡国前夜

公元1125年4月,就在靖康之耻的前一刻,北宋内部儒官之间的权力倾轧已经恶心到了几乎无法描述的地步。老相蔡京已经昏聩不堪,他的几个儿子蔡攸蔡绦争权夺势,蔡攸最后叛出家门,迎合宋徽宗,指责其父蔡京为罪臣,罢了蔡京的官,然后把他弟弟蔡绦扔到偏远的南方地区流放。恶搞的是,这反倒救了蔡绦一命,让蔡绦避开了国破之祸,最后还得了个善终。至于这个时候的宋徽宗,一派洋洋得意,自以为是有宋一代最杰出的拓土之君,功绩远超历代先皇。这位昏君甚至有了跟臣子争功的心思。但凡在北伐辽国的战役中露过脸的大小官员,除了沽名钓誉的心腹太监童贯,到1125年,已经被这位除了擅长书画之外啥都不会的皇帝给撸了个干净。要知道伐辽战争虽然只是一场接一场的败仗,但是毕竟那帮官员们经受了锻炼,对资源调配和军事动员,也算是积累了经验。如果这帮官员还在,好歹在接下来的靖康之耻中,还能做出一些紧急应对,而不至于像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故事那样,纯粹是坐着等死

公元1125年8月,女真人以“张觉事件”为由,发起了全面的攻宋战争。女真军队兵分两路,东路军由河北直下北宋都城开封,西路军则侧击山西,以牵制大宋最精锐的西军。结果女真东路军所向披靡,沿路各城守军纷纷主动向女真军队投降,连丝毫的抵抗都没有。并且在投降之后,这些降军纷纷担任起劝降其它守军的任务,而劝降往往只需要这样一句话:“你是要继续在宋朝猪狗不如,还是在女真人这边做狗?”大宋朝的整个北方防线,就这样瞬间瓦解。1125年12月,女真东路军距离开封城已经只剩几十天的路程,中间一马平川,毫无关卡可守。宋徽宗一边发出勤王令,号召全国志士募集义军,赴京勤王;另一边下召退位,让位给了宋钦宗。退位之后的宋徽宗立刻弃京南逃,结果逃又没能逃远,才走了几十里就累到人仰马翻,又被人给轻易追了回来。这一下京城上下一片哗然,大家赫然发现宋徽宗居然是一头窝囊废,于是清算的声音一下子就起来了,民间舆论纷纷要求清洗儒官队伍。刚继任的宋钦宗迫于无奈,于是杀了王黼,流放了蔡京童贯,然后再随便杀了几个文官,以平息民怒。公元1126年1月底,在大宋京城内部乱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女真军队开始了第一次开封围城。太常少卿李纲临危受命,发动城内的民壮守御城门,等待勤王军的到来。

在女真西路军那边,倒是遭遇到了坚强的抵抗。山西长期以来就是抵御西夏人的前沿基地,饱受战火淬炼,面对女真人的攻势,山西人不慌不忙,逐级抵抗,最后在太原死死扛住了女真人。强悍之处在于,山西军民还不需要大宋西军的援助。早已被宋徽宗罢官的老将种师道,在国难之际复起勤王,收拢了十万西军精锐,弃太原而不顾,千里奔赴开封,去解救被围在东京城里,吓得屁滚尿流的大宋君臣。

而在开封这边,宋钦宗和一干儒官早已经被吓得肝胆俱裂。面对总数不过数万的女真军队,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既然不敢打仗,那就求和吧。于是坚决抵抗的李纲被罢官,由于满城军民的强烈反对,又获得了起复,但是李纲的军事指挥权完全被剥夺,只把他留在位置上做了个摆设。在满朝的议和派儒官的主持之下,开封城墙上的大宋兵民必须小心翼翼,即便是不小心扔了块石头到城下去,都要被视为对女真的挑衅,会被冷酷的统兵文官杀头。杀自己的士兵毫不手软,面对敌人时屁滚尿流,这就是所谓的儒家气节和优良传统,在北宋朝如此,在此后的所有朝代,也都是一贯如此

1126年2月底,在开封被围一个月之后,大宋和女真人之间的合议达成,除了向女真赔偿无数的金银财宝之外,北宋朝廷还要割让太原、中山和河间三镇给女真人。中山和河间也就算了,反正已经丢了,太原一镇此时正在坚决抵抗,就这么割让给女真人,简直是匪夷所思。接到宋钦宗割地诏书的太原守将王禀坚决拒绝应诏,继续抵抗,不过这都是后话。在大宋和女真的耻辱合议达成之后,种师道带领的西军以及各路勤王军队陆续到达了开封城外,总数不过数万的女真东路军被迫收缩战线,撤离开封,然后向北方退却。第一次开封围城战就此结束。在女真东路军一路后撤的过程中,宋钦宗和满朝儒官,则忙于严禁各路勤王军向女真军队发起进攻。宋钦宗以不听号令为由,直接罢了种师道和李纲的官。数十万勤王军队就地解散,朝廷也不提供任何补给,自己想办法千里迢迢的回家去。在当时的条件下,这意味着儒官朝廷决心将数十万忠心耿耿的勤王军队全部饿死。而不甘心饿死的勤王军,只能转而为盗为匪,甚至是投奔女真。

对大宋这边的种种倒行逆施,女真人当然都看在眼里。到1126年9月,第一次开封围城战过去仅仅半年,女真人就悍然发动了第二次攻宋战役。这一次,已经不会再有任何军队前来勤王了,也不会再有任何坚决抵抗的军镇了

靖康之耻(下)——国破山河在

在本章之前,老蛮我必须认真的讲述一番儒教的本质。儒教挂在嘴边的“礼”字,其含义是不同的社会等级之间,要遵行不同的礼节,在称谓上,在见面行礼的方式上,在日常的生活方式上,都要遵守各自的规则。凡违礼者,即便只是腹诽,也就是只在心里骂了几句,都可杀之。礼的本质含义,就是确定上下尊卑,确定社会阶级。儒官当然是位于这个世界的最高等级,与皇家共治天下。至于军人、工匠、、奴仆、娼妓之流,当然只能是位于世界的低级,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并且其职业还必须世袭,以保证阶级固化,下贱族群永远猪狗不如。所以大宋朝将儒家升级为儒教之后,军户就跟匠户奴户和娼户一样,成为了最下贱的职业家庭。指望毫无社会尊严的下贱军户在国难之际挺身而出,牺牲性命来保家卫国?这简直就是瞎扯淡。而在游牧民族那边,根本就没有阶级固化这一说。一个普通的牧民可以凭借英勇的作战而封王拜侯,所以族群力量生机勃勃,具有高度的侵略性。

至于儒教这边,即便是亡国其实也无所谓。亡国而已嘛,只要儒教的道统还在,儒官高高在上的阶层地位还在,军人阶层不至于翻身而上,那就无所谓。统治者是汉族还是游牧民族,有什么关系呢?大汉子民被杀得血流成河,有什么关系呢?维系儒教道统才是最重要的事。看明白了没有?自宋代之后,儒教就成为了与整个社会99%的老百姓相敌对的阶层,只要有它在,国家就注定走向衰亡,老百姓就注定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契丹建立的大辽,在儒化之后就立刻衰弱,亡于女真人之手。而女真建立起的金国,在儒化之后就亡于蒙古。蒙古建国百年后充分的儒化,以至于孱弱不堪,最后面对整个南中国的遍地义军,连像样的镇压都没有。至于我大明王朝,更是不堪述说,面对总人数不过数十万的满清,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征辽饷征得举国皆反,最后以崇祯皇帝上吊完事。满清进了关,又学了儒教那一套,呵呵呵,于是从英国的炮舰开始,全世界都跑到中国来烧杀抢掠,满清军队每战皆败。想要变法,儒教群体立刻群体而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弹丸小国日本,奴役了大半个中国,最后还是靠美国人的力量,才勉强算是翻了身。

说回靖康之耻。首先要说的,还是太原保卫战。1126年1月底,太原被女真西路军围城。到1126年2月底,宋钦宗将坚决抵抗的太原送给了女真人,此时太原军民被蒙在鼓里,根本就不知情。太原守将王禀事后收到了宋钦宗放弃抵抗的诏书,直接就拒绝接诏,依然坚持抵抗。后来女真东路军撤离开封,但是在太原,女真西路军主力依然围着太原狠狠的打,激烈的攻防战每天都在进行。到1126年5月,宋钦宗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派兵去救援太原。然而为了防止带兵将领坐大,在总战兵数不过3、5万的情况下,非要分成三路援军,各自的军官都要受文官监军的辖制,一丁点的领兵权都没有。统领最大一路援军的军官种师中,乃是此前就被解职了的西军老将种师道的弟弟,这位种小将军完全被剥夺了协调其它两路援军的职权,只能是孤军前进。而其它两路援军在各自的文官监军的命令之下,对种师中将军的各种协同请求,全都是置之不理。更加恶搞的是,儒官集团在要求其它两路援军缓进的同时,又毫无理由的要求种师中孤军奋进。种师中由此一头冲进了女真军主力的包围圈,全军覆没后战死。另外两路援军也随后被各个击破,死了个干净。这么一来,宋钦宗手里可以动用的唯一的机动军事力量,就此在太原救援战中被儒官糟蹋了个干净。当然,经过前面那一段的解说,相信大家也可以理解,为啥儒官集团会做出如此多的丧心病狂的亡国决策了。太原没有了援军,依然一直坚守到了1126年9月底,城破之后,所有太原军民都死于女真军屠城,无有幸免。

在攻破太原后,女真西路军经过短暂的休整就挥军南下,直逼开封。沿路各军镇再也没有太原守军的死战决心,纷纷请降。最关键的是,曾经忠心耿耿千里勤王的大宋西军,在饱受羞辱之后饥肠辘辘的刚刚回到陕西各路边镇,现在也没有了再次勤王的兴趣。女真西路军还在潼关留下了几万人马来防备大宋西军,但是一直到北宋彻底亡国的那一刻,大宋西军也没有过真正的集结,一直老老实实的分散待在陕西各军镇。很明显,大宋西军将士已经对北宋朝廷彻底死心,一心就等着北宋君臣的覆亡。这里顺带说一下,大宋西军最后的结局,是在1130年,参加由南宋高宗赵构指挥的陕西富平会战。大宋西军正跟女真军队打得旗鼓相当之时,突然发现南宋的整个大后方全线撤退,由攻转守。西军措手不及,就此全军覆没。当然,这种突然的战略转变,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是不是赵构故意借女真人之手杀光大宋西军,这事还真不好说。我这里也不打算细究了。

在另一边,1126年9月初, 女真东路军经过半年多的休整,也出兵直奔开封。这一次女真东路军更加势如破竹,沿路的所有大宋军镇守军没啥可说的,当然也是纷纷主动请降。到12月中旬,女真两路大军在开封城下汇合,实现了对开封的第二次围城。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一部彻彻底底的耻辱史。第二次围城之后,北宋开封守军没有了退路,原本跟女真军队打得还算有声有色,女真军队几次攻城,都被打了下来,甚至可说是伤亡惨重。要知道女真人始终都是少数民族,围城的战兵数量撑死了也就是十万,要打下开封这种兵备齐全的都城,还真是不容易,说不定就会在攻城战役中流尽了血液,闹个全军覆没。但在这最后关头,宋钦宗却相信了被儒官群体集体举荐的妖人郭京,让他为主将,带领所谓撒豆成兵而来的天兵天将应敌。这事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各种正史野史里统统都有这段记载,老蛮我简直是不敢相信。郭京一通瞎指挥,削弱了外城墙守军的防御力量,派出了几百人到城外跳大神,被看得目瞪口呆的女真军瞬间就灭了个干净。郭京自此失踪,但是开封守军经过这一轮折腾,已经士气全无,女真军接下来攻城,只用一节攻城梯,上去了十几名士兵,城墙上的大宋守兵就一哄而散。1127年1月上旬,开封外城就此失守。

女真人占了外城墙之后,从此就停步不前,没有再向开封城内进军一步。进内城就意味着巷战,意味着巨大的伤亡,女真人此时算是平白捡到了外城,手上的筹码已经足够威胁大宋君臣了。

而这个时刻,宋钦宗手里已经完全没有了筹码。儒官们根本就已经不再把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号令天下人前来勤王吧,有了第一次勤王的教训,也是应者寥寥。西军那边就不说了,好歹还算是正规军,最后还能饿着肚子九死一生的回陕西。至于由普通民众组成的勤王军,上次他们被强行解散之后饿死的尸骨,到现在还暴尸于荒野之中,还没人去收敛呢,现在又叫人勤王?从上到下,大家伙一心一意,等着看北宋皇族最终会怎么死。宋钦宗的弟弟赵构奉命出去召集勤王军,招来了十来万吃闲饭的,也是军无斗志,稍微往开封方向移动几步,就恨不得要全军哗变。最后只能是远远的绕着开封城兜了个大圈,毫无勤王的意思。顺带说一下,岳飞也就是在这个时刻投奔的赵构,在亲眼目睹勤王军的散漫之后,岳飞痛下决心,自行在洞庭湖募兵,这才练出了名震天下的背嵬军。

宋钦宗这个时刻毫无办法。女真人要求宋钦宗必须亲身来女真大营投降,在儒官群体的半说服半要挟之下,宋钦宗真的到了女真大营,被关了三天,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向女真称臣的投降书之后被放了回去。这算是女真人对北宋朝廷的一个试探。试探的结果,当然是这个朝廷已经毫无斗志,接下来只要不触碰开封百姓的底线,不激发民众的斗心,对北宋皇族,尽可以大肆辱虐。此后女真人就贯彻了这一条:给普通百姓留一条活路,转而尽情辱虐赵氏宗亲。

于是女真人开始向宋钦宗索要无穷无尽的金银珠宝,并索要数以千计的少女作为营妓,对女人的要求还很高,肤黑丑陋手脚有茧者一律不要。钦宗不敢拒绝,搜刮全城之后发现钱财数量不够,于是以赵氏宗室的财产来填补空缺。为了凑足少女数,也只能将宫里的宫女甚至妃嫔拿来凑数,去给女真军队做妓女。看到宋钦宗如此懦弱听话,儒官群体又如此配合,女真的统兵将领们当然是变本加厉,再次要求钦宗来女真大营听训,钦宗还真的乖乖的去了,于是自此丧失了自由。女真人关了钦宗之后还不够,又要求早已退位的宋徽宗也来女真大营听训。同样的,在儒官群体的要挟之下,宋徽宗也不敢拒绝,于是也被关押。到1127年4月,女真军队宣布废掉宋钦宗的皇位,扶持儒官张邦昌为帝。张邦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整个开封城内的所有赵氏宗亲、看起来还忠于赵家的零星几个大臣及其所有财产,全部送出城外,交给了女真人。女真自此心满意足,高高兴兴的退了兵。当然,这个时候的女真人没有想到,由于他们跟儒官群体联手坑了赵氏皇族,所以他们觉得儒官挺好用,未来他们不由自主的就中了儒教的毒,这也注定了他们同样将会被儒官群体坑死。

被女真人携带着北上的赵氏宗亲就此陷入了人间地狱。除了宋钦宗和宋徽宗,男人都被充作最底层的苦力,在行军途中很快就集体受虐而死。当然赵家男人们这种迅速的死亡,与赵家的女人比起来,还算是好事。女真士兵们排着队来奸淫这帮此前高高在上的女人们。稍有反抗,就会被虐杀。虐杀的方式各种推陈出新。比如砍掉四肢变成人棍之后再活活饿死;从肚子里穿过一根烧红的铁棍,然后喊痛喊足三天之后痛死。剩下的赵家贵女们彻底抛开了贞洁,每天袒胸露乳,主动服侍女真贵族,以求不被最底层的士兵轮奸之死。数以万计的赵氏宗亲,在经过漫长的行军后到达北方草原的,仅剩下千余妇女。这些人最后都被卖掉了,在各种妓院或者苦力院中熬了几年,在绝望的、永无止境的噩梦中死去。

至于宋徽宗和宋钦宗,被女真人封了个“昏德公”和“重昏侯”的名号,北上之后被关在地窖里,没事就要求他们去观赏自己曾经的妃嫔被集体奸淫的盛况,还要写诗来庆贺。1135年6月,在被俘8年之后,宋徽宗在饥寒交迫中死去,死后尸体被焚烧,算得上是死无全尸。宋徽宗死后,女真中儒教的毒日益加深,国力日益削弱,对南宋不再能保持绝对的军事优势,宋钦宗的日子因此慢慢好过了起来,开始能吃到几顿饱饭,住所也从地窖里换到了一间地面上的小房子。宋钦宗一直活到1156年,这个时候被虏北上的赵氏宗亲已经基本全部死绝。或许,让他亲眼目睹自己的族人逐一受虐而死之后再凄凉死去,算是对养出儒教这种祸国怪胎的赵氏家族的最大惩罚了吧。

(全文完)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讲历史】靖康之耻—祸国之儒(全文)

赞 (3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