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 : 美联储正在亮“剪刀”

盛世危言 鹰盲 566浏览 0评论

一般人都拥有强大的思维惯性,以往近十年,全球央行都在使用印钞的手段解决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人们就会认为同样的做法需要不断延续下去。如今,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债务问题都很严重,央行继续印钞才有助于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这部分人就给自己找到了理论基础。

一些等级严重的社会,上层即左右着国家货币政策的制定,又有保卫自身利益的强烈需求,很有可能将这种做法不断延续,因为它们本身是印钞的主要受益者,那些历史上不断换币的国家,无疑都属于这种类型,没有例外。但是,当央行拥有独立性时、特别是央行是私人股权时,不断印钞就会让央行自己成为印刷厂进而破产,这就在不断印钞的既得利益者和央行股东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冲突,这种冲突的结局也毫无疑问,那就是央行逆转自己的政策,为自己的生存而战。英格兰央行发行的英镑、美联储发行的美元之所以可以拥有长寿命,根源就在于此。

同时,不断印钞并不能带来经济的实质性增长,也会损害一些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印钞带来资产价格上涨,推动经济增长,可无论资产价格怎么变,资产还是那份资产,并未改变。有些国家需要管理进步和科技进步才能推动经济增长,而不断印钞推动资产价格,就会对金融资源产生虹吸效应,损害该国的经济基础。所以,只要印钞带来的副作用明显显性化的时候,真正的政治家就会剧烈反对这种做法,逼迫央行改弦易辙。

上一篇文章说到:“很多财经人士一般不关心政治人物的观点,那今天告诉大家,次贷危机之后,彭斯旗帜鲜明的反对奥巴马政府主张并推动的大规模印钞(QE),自然是希望通过经济效率的提升度过危机,也打击华尔街的贪婪,压制美国的贫富差距。未来,美国一定还会遭遇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很多金融人士认为美国还会印钞救助,在彭斯的理念已经左右了美国主要政策的今天,机会有多大?每个人心中都有数。可以说,读懂了彭斯,就可以读懂未来很多年的美国。美联储印钞将逐渐成为久远的回忆。”

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国会授权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应对金融危机造成的冲击,它们选择的是印钞的政策。虽然国会监督并不断质询救市的具体步骤(比如2008年11月19日,新浪报道“保尔森伯南克国会作证,详解救市方略调整),但美联储开启三轮QE是救市政策的主线。

从金融层面来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的三驾马车是伯南克、耶伦和杜德利(2009年1月担任纽约联储主席),伯南克卸任之后的三驾马车变成了耶伦、费希尔和杜德利,它们都是超级鸽派人物,对印钞和低利率政策情有独钟。随着杜德利将在明年中提前退休,鸽派人物集体退出了货币政策大舞台。其中费希尔不仅曾经长期担任以色列央行行长,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系的终身教授,其学生也包括了伯南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成为印钞政策的大本营。随着这些鸽派人物集体退场,德拉吉的任期估计也不会长久。

特朗普已经提名鲍威尔担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是学院派人物,而是纯粹的实战人物,鹰派和鸽派的色彩都不明显。现在想起来,这个提名是恰当的,未来的世界,金融动荡、战争将是主旋律,各种极端事件会不断爆发,需要一个实战经验丰富的人物给美联储掌舵,让那些学院派人物照本宣科地继续掌舵美联储并不适宜。至于副主席一职,此前特朗普曾表示考虑提名鲍威尔和泰勒分别担任美联储的两个最高职位,也有媒体报道副总统彭斯希望泰勒担任美联储主席。现在,鲍威尔被提名为主席,意味着泰勒很可能成为副主席,美联储最高领导层成为“实战+鹰派”的组合。

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几乎在复制彭斯在印第安纳州的一系列经济政策,随着鲍威尔泰勒将很可能主导美联储,意味着以印钞为手段拯救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用印钞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将成为历史。

毫不夸张地说,美国经济已经翻开新一页,虽然经济增长可能会更加艰难。因为任何经济增长模式都不会比不断加印钞票更加简单、更加轻松。

未来,世界所有其它央行的货币政策只有两种选项:

  • 第一,跟随美联储收缩并告别印钞模式,这主要是货币可自由兑换的国家或地区。一旦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不能跟随美联储,本币自然不断贬值,通胀高涨,这些现在看来风风光光的人物都会被赶下历史的舞台。
  • 第二,有些国家的财政无法摆脱印钞,典型的是委内瑞拉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只能使用《白银算盘》的手段继续印钞,最终将自己的国家和本国经济游离于世界之外,成为落后的代名词。不要忘记,经过近十年全球央行大印钞票之后,全球资产结构泡沫沸腾,再加上老龄化的压力愈演愈烈,资产价格只能是轰然破裂。

即便“第二”种模式的国家,如欲通过拯救资产价格泡沫进而拯救财政和银行体系,也必须先关闭大门,这是必然动作,然后才有追逐本国资产价格的“家猪游戏”。

未来,世界经济自然还会不断爆发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但鹰派主导的美联储不再印钞,将推动很多具有印钞依赖症国家的货币不断走向博物馆,它的名词叫做——剪羊毛。一种被剪的方式是2014年下半年的俄罗斯和2015年的巴西,本币大幅贬值,本国经济规模快速萎缩,更多人陷入贫困;另外一种被剪的方式是关上自己的大门,让自己的货币体系和工业体系与世界脱离,在欧美主导世界主要需求的情况下,实现局部、结构性的供需再平衡,自身就会成为全球产能过剩时代的牺牲品。当本国经济和央行被别人剪羊毛之后,它们只能去剪家猪的羊毛弥补自身亏空,这是必然的逻辑,最终陷入集体贫困。

这其中没有阴谋,只有阳谋,因为剪刀摆在那,谁将被剪,取决于自己。对于有些国家来说,被剪符合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货币不断贬值而因此受益),自然就希望被剪,或它们与美联储本身就是联盟关系,当然嘴上一定要义愤填胸地声讨美联储的剪羊毛行为!这里的含义就和一边高喊爱国、一边加速跑路一摸一样。所以,当委内瑞拉被剪羊毛的时候,吃瓜群众千万不要激动,因为只有美元剪马杜罗的羊毛,马杜罗才能创造机会剪家猪的羊毛,这是逻辑链条。

债务问题是美国不可回避的问题(当然也是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问题),未来的路径已经明确:

  • 第一,制裁俄罗斯,让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生产丧失扩张能力甚至萎缩;中东的动荡也不可避免,会打击石油天然气生产。美国就此放大原油天然气出口,既可以实现资本回流,也可以平衡贸易逆差,增加财政收入。现在已经实现每日210多万桶出口,超过了世界重要石油产国挪威的日产量,已经接近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的日产量;
  • 第二,战争的阴影不断扩散,甚至战争扩大化,推动资本回流美国(包括美国公司的海外资金),有助于美国经济,进而改善财政收支;
  • 第三,短期内,需要引爆世界的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让美债显示全球避险资产属性,压制美债收益率,压制债务的利息支出;
  • 第四,当危机爆发之后,资本大肆回流美国,美国政府必定引导进行基建投资,改善经济基础和财政收支。

今天的美国,当然做不到为所欲为,但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在这一方面占有主导地位,当美元不再宽松的时候,各国去美元化的口号就只能是口号,因为国际市场执行的是良币驱逐劣币的法则,任何不能紧缩的货币都只能被淘汰,(美元)债务危机自然爆发(内债危机与外债危机本质是一回事),为资本回流美国创造条件;而鲍威尔和泰勒一旦正式上任,将意味着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进入倒计时。同时,亚欧各地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地缘矛盾错综复杂,让战争一触即发。这就给美国处理自身的债务问题、货币问题创造了条件,它们只是在顺势而为。

一个时代远去了,一个新的时代正在走来。

对于天朝来说,自立自强跟随美联储紧缩货币,大幅精减财政支出让收支平衡,放松经济管制,恢复经济活力,就是应对之策。以天朝如此大的国家,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第一位的。如果渲染美联储的所谓“阴谋”,有老子的一句话可贴切地形容:

“智慧出,有大伪”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 : 美联储正在亮“剪刀”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