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三十三城记 】汇总篇

下来,我们要进行一项最有趣的数据对比了。我们将这33个一二三线城市视为一个整体,将它们的数据全部汇总起来,与全国的数据进行对比。如此,我们将非常直观的感受到这些领先于全国的城市,在整体上处于什么状态。如果这33城不再能带领中国经济前进,那么,我国就沦落到只能依靠四线及以下的农业城市带领经济的惨烈局面了。这种事真是想一想都觉得酸爽。

前文回顾:

一、GDP

在GDP这一项上,33城自2012年起就丧失了领先性,GDP占全国的比值长期维持在43%左右,到今年一季度,占比甚至下跌到了41.65%。这与我们前面的论述相符。一线城市占比长期持平,挣扎的二线城市则与冰冷的三线城市相互抵消。呵呵,经济规模占比超过4成的33城无法再带领中国经济前进,那么接下来,还真是要靠农业来挽救我国的GDP了。所以,在改革开放了37年之后,我们依然要回头来看农业,来依赖我们一贯看不上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吗?这还是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

二、人口

在这里我没有更多可说,33城的人口增幅已经剧烈放缓了。我只是列举一下前面着重指出过的人口净流出城市:北京、上海、佛山、苏州、南京、东莞、沈阳、大连、无锡、常州、中山、温州和珠海,总共有13个。33个经济发达城市,有13个出现人口净流出,占比39.4%。对这种事情,我希望你们能认真的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残酷的事实,在农村还有过亿剩余劳动力亟待转移到城市来的今天,比例高达4成的发达城市出现人口净流出,对于隐形失业的农民来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于东北和西北大地上已经事实失业的产业工人来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三、资金

资金汇总结果不会有任何意外。一二三线城市的资金全国的比值都在下降,所以汇总起来的结果当然也在下降。单独看贷款占比吧,从2010年的56.56%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52.77%。既然33城的贷款占比都在下降,那资金当然是去了四线以下的农业城市。呵呵,这个结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在这里我需要着重指出的是,如下图所示的8个城市的资金杠杆率(总贷款/总贷款)已经处于危险边缘,极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我在这里列举一下它们的名字:武汉、天津、长沙、宁波、福州、南宁、太原和昆明。在全国的资金杠杆率只不过为7成左右的情况下,它们在整体上的资金杠杆率已经接近9成,有些甚至超过了100%。它们的城市经济对债务有着太高的依赖。如果它们的实体经济能发展起来,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回报来偿还债务,那还稍好一点。而一旦它们的实体经济继续萧条下去,甚至不足以偿付债务利息的话,那么,就是债务炸弹引爆之时。

四、消费

消费汇总数据也没有意外可言。一线城市的消费增速领跌全国,二线城市稍强于全国,而三线城市则长年与全国保持一致,汇总起来,33城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全国的比值从42%微弱下降到41%。总而言之,在我大中国国民的收支结余被房地产吞噬了足足9成的今天,33城作为房地产泡沫的重灾区,当然也无法再拉动消费。(关于国民收支结余被房地产吞噬,可以参阅老蛮我的文章:地产泡沫的极限【全文】——从98年至今的国民收支数据看房地产)所以,在消费这件事上,我大中国也只能指望4线以下的农业城市了。

五、房地产

房地产销售数据汇总起来一看,还真是有趣。33个城市的市民,花掉了超过全国5成的购房款。从2011年到2016年,33城的地产销售额占全国的比值就持续上升,从49.67%上升到56.80%,提升了足足7.13个百分点。然而,到今年5月份,这个比值剧烈下降到52.53%,不到半年就下降了3.27个百分点。可见,支持起今年的房地产市场的,居然也是四线以下的农业城市,靠的就是农民拿出多年打工的积蓄,在那些个十线之外的小县城买房。这已经是国民的最后一笔棺材本,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根本没有持续性可言。把农民手里的钱榨光之后,我大中国还能怎么样呢?还能怎样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呢?

好吧,以上就是33城的全貌。萎缩,几乎是全方位的萎缩。在这炎炎夏日,或许本文,能给你们带来一丝深入骨髓的酸爽和清凉吧。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三十三城记 】汇总篇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