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苹果携2450亿美金回美国,并不需要特朗普如此欢呼!

盛世危言 鹰盲 510浏览 0评论

据《华尔街日报》1月18日报道,苹果公司宣布,将一次性缴纳380亿美元的海外利润税款,这意味着苹果公司将把约2450亿美元的海外现金汇回美国。苹果公司计划五年内在美国投入300亿美元,创造两万多个工作岗位,在今年晚些时候就拟建的新园区提供更多信息;同时宣布在未来5年内,苹果将为美国贡献3500亿美元。

2016年—2017年,包括苹果公司的科技大佬们,一直对特朗普“爱理不理”,在竞选期间,许多科技大佬、传媒大佬和华尔街大佬曾集体反对特朗普。现在,面对主动带着巨额钞票回来的苹果公司,特朗普兴奋地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和美国工人取得了重大胜利!”随着去年底《纽约时报》和《福布斯新闻网》对特朗普态度的逆转,再加上苹果的回归,特朗普赢得了一场最为关键的“战役”。

苹果公司真的是因为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而回归吗?这将对未来的资本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确实,苹果公司将现金汇回美国,特朗普的减税法案是个诱因。但如果苹果公司不能在美国境内实现利润甚至更高的利润,它们自然也不会这么做!因为企业永远是将利润诉求放在第一位的,只有如此才能给股东以最大的回报。

最近几天,资本市场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大幅上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上升到2.6%以上: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月K图

在这些长期图表上,可以明显地看到美国10年期国债价格走熊的趋势已经确立。经济全球化时期,世界是和平的,以大公司为首的美国资本不断进入欧亚大陆逐利,但随着美国政府负债率不断上升,已经不能继续承担“世界警察”的角色。也就是很多人热衷的世界多极化正在到来,带来的后果是各地地缘政治纷争、军事纷争不断加剧,欧亚很多地区已经告别了和平,这与美国的减税政策一起推动资本回流。资本回流美国,意味着中性利率水平的上升和通胀压力加大,让美国告别从1981年开始的利率不断降低的时代,逐渐走向高利率时代,这就推动了美国国债价格的熊市。所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技术面与基本面是遥相呼应的。基于美元是世界最主要的储备货币,意味着世界从此进入了高利率的时代。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历史走势

观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会发现一个惊人的巧合:1945年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步入升势,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朝鲜战争;从2016年开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次步入升势,面对的核心问题依旧围绕朝鲜半岛,只不过换作朝核问题。

然而,美债收益率不仅和欧亚局势相关,也和全球利率走势有关,还与美国内部经济有关。1981年之后,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跌,意味着美国国内利率逐渐走低,也就意味着内部的资本需求不足、经济增长的潜力下滑,最终,也就意味着经济增长速度在不断走低!所以,经济全球化的30年,是新兴经济体大发展的30年,也是“金砖国家”诞生的30年!这期间,世界主要的经济增长极是发展中国家。但是,随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步入升势,意味着美国内部的资本需求又开始步入不断放大的阶段和美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将再次历史性地步入升势,同时也意味着世界经济增长极的调转,从下面的图中可以明显看出端倪。

从图中可以看出,美国经济增长率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是比较严格的正相关关系,这与上述推导的趋势是符合的。

当美国经济增长潜力开始上升,消费能力自然上升。

过去,苹果等公司不断深入欧亚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逐利,缘于这些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比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增长得更快,市场空间更广阔。但随着美国经济增长潜力再次步入升势,意味着美国和发达国家市场空间的扩大将占有世界的主要份额,所以苹果等公司要回归。

苹果回归确实有特朗普推动减税政策的功劳,但真正欢呼的,应该是这种历史性的转折。

无论任何地区的经济增长,都是波浪形的,任何人都不必大惊小怪。发展中国家经过近30年的经济高增长,资产价格泡沫严重、贫富差距恶化、环境问题不断突出,很多国家的体制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冲突不断显现,此时,经济增长必然会减速甚至停滞,任何国家都不能回避这种历史性的调整,这就是很多人嘴中所说的“灰犀牛”。

最近,美元指数“跌跌不休”,在一些人眼中甚至是世界末日,当然也有人骄傲不已,但这都是人性的贪婪所带来的恐惧或骄狂。

▲美元指数最近一年跌幅达到10%

就像我一直在说的,美国减税之后,美国的债务问题必然加剧,美元指数承压是一种必然,但如果深入分析,那些认为美元指数会创历史新低的观点并不可取,不过是自我恐慌。

随着资本逐渐回流美国,美联储必须加大加息的力度或频率(前提是世界还没爆发经济危机),这种加快收缩的预期将逐渐开始支撑美元指数。现在,一些美联储的理事,已经开始担心经济过热和资产价格问题,美元加速收缩的态势已经形成。

根据评级机构穆迪的测算,截止去年年底,光是苹果、亚马逊、谷歌三家巨头在海外的现金储备便达到创记录的1.4万亿美元。CNBC估计,美国企业放在海外的现金高达3.1万亿美元之多。这是个什么概念呢?2017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为31399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第二位的日本约为1.26万亿美元。即美国的海外留存现金与中国的外汇储备相当,是日本的2.5倍。在世界G20的国家中,只有8个国家的外汇储备超过了苹果公司在海外留存的现金(约2500亿美元),而澳大利亚和西班牙仅有区区数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G20国家的外汇储备。(单位:百万美元)

随着苹果公司将现金历史性地汇回美国,可以预计其它大公司必然步其后尘,因为它们的经济战略分析师时刻都在关注并研究这些经济大趋势。研究机构Macquarie Research预测,美国企业在2018年汇回的现金规模有望达到8600亿美元。

当美联储加速收缩的预期逐渐强化,美国企业不断跟随苹果公司将现金汇回美国,就会对美元指数提供支撑,期望美元指数“跌成狗”,并不现实。

2017年,美元指数下跌的主要动力在于美国的贸易情形比较差。1月17日,位于慕尼黑的智库Ifo表示,德国2017年经常账盈余为2870亿美元,连续第二年创全球最高,其次是日本的2030亿美元。Ifo经济学家Christian Grimme称:“贸易商品是德国经常账盈余的主要原因。”去年前11个月,德国商品贸易顺差为2490亿欧元,德国的经常账盈余大部分来自商品贸易,可以预计对美国的商品贸易盈余将是最主要的因素。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数字表明,2017年中美贸易总值为3.95万亿元人民币,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1.87万亿元,扩大13%。2017年11月,美国商品与服务贸易逆差环比增长3.2%,增至505亿美元,为2012年1月以来最大规模逆差。贸易逆差扩大带来资本外流,是形成美元指数跌势的根源。

当然,造成美国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根源错综复杂,其实,世界的主要国家在贸易问题上谁都不敢说自己“很干净”。回流美国的企业如果要在产出和进出口上发挥作用,预计至少要到一两年以后,美国如今的贸易窘境还会持续。从今年开始,美国必然会采取一些手段制止贸易逆差的扩大,只要贸易逆差稳定,也就稳定了美元指数的阵脚。

可是,只要美国稳定了自己的贸易逆差,不断回流的美国资本就会给世界“加息”,世界市场上的美元将不断紧缺,这才是德国等欧洲国家将人民币列入储备的根本动力,此时,需要密切关注的是人民币兑美元的海外交易量是否放大。

苹果公司回归,高利率时代的到来,世界经济主要增长极的调转,都将成为重大的历史事件,改变的将是世界上所有人的生活环境,也在改变世界的盈利模式,美元指数的剧烈动荡也将是一种常态。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苹果携2450亿美金回美国,并不需要特朗普如此欢呼!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