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 【哈尔滨现在咋样了】炼狱中的地产狂欢

盛世危言 鹰盲 514浏览 0评论

没啥可掩饰的,我很直白的说吧:东北经济至今没有任何好转迹象,未来也不可能有任何好转的希望。以国有重工业为基础的地区,想要往前走,唯一的道理就是走向精细化之路。煤炭工业的精细化生产,就是将煤矿中的20多种矿元素全部分解提纯出来,而不是我们现在这样烧成一坨渣,浪费宝贵的煤矿资源;钢铁的精细化,当然是生产与加工特种钢材,今天我大中国的高档汽车用弹簧钢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至于将加工精度提升到千分之一毫米,万分之一毫米,这种事我大中国的重工业连想都没想过,同一批次的螺丝与螺母相互扣合不上的事,在我大中国恨不得算是常态,所以稍微精细一点的汽车零部件,我大中国就需要从日本德国进口。明明重工业有着简直是无穷无尽的进步空间,一个简单的“精细化”生产,就足够东北再奋斗两个世纪,然后东北竟然号称自己走到了重工业的极致,没有了发展空间,然后心安理得的衰弱了下去,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好吧,现在回头来看哈尔滨。作为黑龙江的省会,哈尔滨的财政也早已处于入不敷出,高度依赖中央补贴的状态。2005年,源于哈尔滨的全口径财政收入(包含上缴给中央的部分)165亿,当年度财政支出164亿。这意味着中央将从哈尔滨收缴上来的税费全部以转移支付方式还给哈尔滨之后,哈尔滨能够实现收支基本相抵,不至于再从富裕地区要钱。然而2005年是哈尔滨能够实现收支平衡的最后一年。2006年哈尔滨全口径财政收入192亿,支出195亿,缺口3亿;2010年全口径收入410亿,支出453亿,缺口43亿;2016年全口径收入681亿,支出877亿,缺口196亿。哈尔滨这种日益庞大的财政缺口,当然需要中央从东南富裕省份收取更多的税,拿来转移支付给哈尔滨,以填补亏空。2017年前三季度哈尔滨的全口径财政收入同比增幅6.3%,然而支出增幅高达11%,收入增幅比不上支出增幅,这当然意味着今年哈尔滨的财政缺口将会加大,从富裕省份吸血吊命的依赖程度在加深。

今年前三季度哈尔滨的财政支出增幅最快的分项,分别为:社保与就业支出增长22.9%;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即政务开支)15.2%;住房保障支出14.1%;公共安全支出13.4%。新增支出基本上都花在了穷人和政权维持方面。

在实体经济方面,截止今年三季度,哈尔滨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339个,其中亏损企业308个,亏损面高达23%;而2016年底哈尔滨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亏损面也就是16%(220/1351)。今年以来,由于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原材料价格飙涨,事实上给以各类矿产粗加工为主业的哈尔滨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这种成本压力又无法向产业下游传导,其结果就是哈尔滨的企业亏损面出现了显著上升。与此同时,哈尔滨的国有产业体系已经很难继续维持了,庞大的国企体系必须要裁员了。2015年哈尔滨的国有单位总就业人数133万,2016年下降到130万,到今年三季度已经下降到了124万人。我不知道这些人在失业后去了哪里,但是我知道,这一定是哈尔滨财政今年的社会保障类支出大增的原因。

这里我必须说明的是,从2012年以来,哈尔滨的国有单位职工人数一直都在持续下降,2012年的数据为138万,对比今年3季度的124万,已经减少了14万人。与此同时,哈尔滨的总就业人数(包含全部国有及私营单位)同样也在下降之中,从2012年的560万下降到了2016年底的506万,减少了足足54。在月度数据中没有总就业人数的统计,所以我们还不知道今年前三季度哈尔滨的整体就业萎缩情况,但至少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国字号单位人员失业之后,是不可能在就业同样萎缩的私营企业找到活干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毫无征兆的,哈尔滨的地产市场突然就爆发了。2015年和2016年,哈尔滨的楼市一直维持着平静,均价就在6000块左右。然而2017年的前三季度,哈尔滨的房价直接飙升到9000以上,整体涨幅超过5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种事情的荒谬性。当一个城市的财政为了养活越来越多的穷人而焦头烂额,当一个城市近四分之一的企业陷入亏损之中不可自拔,当一个城市的失业人群在数以十万计的持续上升,这个城市不好好的反省,对重工业走向精细化毫无兴趣,却兴致勃勃的开始了全民炒楼!

对这种荒谬到极致的事,我唯有呵呵以对了。呵呵,呵呵,呵呵呵。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 【哈尔滨现在咋样了】炼狱中的地产狂欢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