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 【揭底鄂尔多斯】资源型城市的诅咒—懒惰而生贫穷,贫穷而生愚昧

盛世危言 鹰盲 619浏览 5评论

撸鄂尔多斯的原因,也是由于老蛮我“有大新闻必撸之”的原则。有个哥们在视频直播里骂了铁木真,宣称这是个杀人狂。然而将铁木真奉为宗教偶像的鄂尔多斯政府勃然大怒,将这哥们直接逮捕并判了一年刑。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对这种完全不知所谓的政府,老蛮我当然要狠狠的撸一把,看看它的这种逆行倒施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经济规律。

2015年的时候,伴随着煤炭价格暴跌,完全依靠煤炭生存的鄂尔多斯算是陷入了地狱。当年度的GDP为4226亿,对比2014年的4162亿,绝对值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5%。如果考虑到通胀因素的话,这已经是绝对的经济萎缩状态了。2015年鄂尔多斯的工业投资1868亿,同比2014年的2484亿,剧烈下降24.8%。当年度鄂尔多斯工业企业的亏损面高达33.6%。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鄂尔多斯的人口丧失了增长性。2014年鄂尔多斯常住人口203.5万,2015年204.5万,2016年205.5万,整齐划一,每年增加区区一万人,看起来就跟勉强凑出来的数据似的。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鄂尔多斯的“康巴什新城”被称为鬼城,在丧失了人口的增长性之后,这类新城当然已经找不到人来住了。即便是市政府搬了过去,依然是人烟稀少冷冷清清,在马路中间摆一桌麻将来打,半天也不会有部车经过。

我们今天回头来看,鄂尔多斯的经济衰退,事实上并不是始于2015年,早在2011年就已经有了端倪。2011年鄂尔多斯的第二产业就业人员(主要是工人)达到31.46万的峰值,此后就开始缓慢下降。2013年31.10万,到2015年继续下降到29.65万。产业丧失了新增工作岗位的能力,这当然意味着产业丧失了对抗风险的能力,所以拖到2015年,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凸显出来,鄂尔多斯经济当即扑街。然而这种现象具有普遍性。资源型城市的普遍问题在于它们缺乏进取心,始终满足于简单的开采和简陋的加工。煤炭资源事实上是复合资源,黑色的煤里,其中可以提炼出至少20种五颜六色的矿产。在煤炭精细开采、拣选和深加工方面,有着无穷无尽的产业升级空间。然而资源型城市统统对此毫无兴趣。它们身怀重宝,却懒惰成性。它们将宝贵的煤炭资源直接烧成废渣,然后大声抱怨自己受资源的拖累,没有产业升级空间,所以也无法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这真是岂有此理!

2016年,为了拯救类似鄂尔多斯这样的由于懒惰成性而坠入地狱的资源型城市,我大中国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供给侧改革,整个资源行业开启了国进民退之路,整个煤铁领域,从生产到现货销售,乃至包括期货市场,都被计划经济之手直接接管,并要求所有金融资源向煤铁领域倾斜。在这样的情况下,煤铁价格被强行拉升,很快就直接翻倍。这一年鄂尔多斯的经济算是回光返照,GDP达到4418亿,对比2015年的4226亿提升了4.5%。(在这里我说明一下,你们永远不要相信统计部门给出的所谓可比增幅,直接算原始增幅就行。比如,鄂尔多斯统计局给出的2015年GDP可比增幅7.7%,2016年7.3%,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出来的)2016年的工业投资额1880亿,相比2015年的1868亿,算是有了0.6%的增幅,好歹也算是逆转了下降趋势。工业企业亏损面在这一年勉强下降到30%。然而这种所谓的经济复苏并不稳固,它的问题在于:它高度依赖国家财政的扶持,因此算是一种虚假的纸面增长,也并不能真正创造税收。表现上数据上,2016年鄂尔多斯的财政预算内收入451亿,增幅仅1.1%,而财政预算支出563亿,同比下降了1.7%。注意这段话:财政支出同比下降!这是鄂尔多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财政支出的年度级下降,甚至连财政高度依赖中央补贴的东北都没出现过这种现象。考虑到财政支出的刚性性质,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鄂尔多斯的财政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当地政府已经确确实实的没钱可花了。

到了2017年,鄂尔多斯的财政危机没有得到缓解。到2017年10月底,鄂尔多斯财政预算收入327亿,同比下降4.3%,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财政预算支出385亿,同比下降9.4%。由于鄂尔多斯财政局从不公布进度支出数据,所以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城市到底削减了什么支出。教育?医疗?公务员工资?路塌了不补?路灯坏了不换?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然而我们确定的是,这个政府由于长期的懒政,根本懒得提升产业等级,而导致越来越穷,并进而越来越愚昧。懒→穷→愚昧,这是一个固定的逻辑链条,恨不得算是天道,根本无从抗拒。

所以鄂尔多斯的产业投资在2017年恢复了下滑趋势,1-10月份的工业投资1670亿,同比下降5%。这个穷到愚昧的城市已经完全丧失了吸纳产业的能力,现在仅仅依靠着供给侧,来维持表面上的经济数据增长。但是,请记住这个但是,这种表面上的增长没有任何意义。任何城市的财政支出都必然是刚性的,投资更是刚性的。财政萎缩+投资萎缩的双重冲击,是任何城市都无法承受的。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这个城市是不是可以依靠叩拜铁木真而生存吧。呵呵,呵呵,呵呵呵。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 【揭底鄂尔多斯】资源型城市的诅咒—懒惰而生贫穷,贫穷而生愚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5)

  1. 现在到处都是现金贷,广告,广播,唉,高利贷都这么明目张胆,总有一种末日景象。
    江湖人称小威6个月前 (12-18)回复
    • 远离即可。
      鹰盲6个月前 (12-19)回复
      • 就怕大浪不仅打翻海里的船,直接把我们岸上的居民一起带下水.
        江湖人称小威6个月前 (12-21)回复
        • 没人能幸免
          鹰盲6个月前 (12-22)回复
  2. 2017年,我市形成煤化工产能1513万吨、电力装机2220万千瓦。2018年内,计划实施煤电、煤化工项目46项,建成投产20项。   大力发展智能电网。推动上海庙国电双维、神华国能、北方长城等3个2×100万千瓦超超临界、节能环保型火电项目落地建设,确保山东能源盛鲁2×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电厂项目年内建成运行。   一批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以及其他煤基精细化学品项目正在稳步推进,预计新增煤化工产能164万吨。加快北控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伊泰50万吨费托烷烃等项目建设,确保新能20万吨稳定轻烃、安德力25万吨精细化学品等项目投产。   再进一步。鄂尔多斯打破煤炭只能发电、只能发展煤化工的传统产业思维,大力发展石墨烯、高分子材料、碳素材料等产业,推进重大项目产业化和示范应用。   推进神华30万吨高铝粉煤灰综合利用等项目建设,以重大技术突破实现煤炭工业固废循环利用。推进新奥年产1000吨石墨烯粉体项目建设,推动石墨烯在导电、储能和环保等领域的下游产业化应用。推进易高1万吨碳材料、智新碳素密闭糊等项目建设,打造碳素新材料产业链……   鄂尔多斯“黑金产业”,正在苦练内功,步步进阶,向着高端演化。
    123144555151554周前 (05-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