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老蛮):怼天怼地怼空气,撸南撸北撸东西

盛世危言 鹰盲 441浏览 0评论

来梳理一下老蛮我怼城市的黑历史

话说我最早一篇怼到路人皆知的城市篇,当然要算2016年4月《养蛊之城深圳》篇了,文章使用了系统性的数据,论述了深圳在教育医疗等市政配套上的硬伤,以及深圳政府对提升市政服务水平的冷漠,将深圳市民当成蛊虫来养的治理倾向。这篇文章让深圳政府勃然大怒,封了我的微博号。然而深圳的民意滔天而起,“养蛊”这个词算是唤醒了深圳市民的公民意识,让他们真正开始关注自己应有的市政服务。此后深圳政府开启大规模的医院和学院等硬件建设。一篇文章,封了我一个号,但是改变了一个城市的治理方式,也算是值得。

到2016年10月,我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很短的文字《上海瘫》,讲述在高房价的冲击之下,上海逐渐百业萧条,经济陷入瘫痪的现实。这篇文章让上海政府暴怒,以彭拜新闻为首的各类官方媒体对老蛮我开启了狂轰乱炸式的大字报攻击。如上图所示,各位用“上海瘫”加“老蛮”为关键词,就能搜到当时的论战场面了。注意,是瘫痪的瘫,不是滩涂的滩。这篇文章最终导致老蛮我被全网封杀。微信公号、微博号,甚至连用了超过10年的天涯老账号“蛮族勇士”号,都被封杀。此后我就开始使用各种蛮字号游荡江湖了。当然,不像最终改正了错误的深圳政府,上海政府除了全面封杀我之外,没有任何从地产泡沫的错误里走出来的意思,似乎堵上了提出问题的人的嘴,问题就不存在了似的。这种无视错误的态度,导致2017年的上海经济,创下了近10年的最低增长率。

再接下来值得一提的,当然是2017年8月初的《神奇的财政平衡术》一文,讲述我中国大陆31个省级行政单位,在2016年之后有25个无法实现财政平衡,需要向中央乞讨。当然中央本身也不挣钱,事实上就是靠剩余6个富裕省级单位缴纳的国税,养活了全国。并且2017年的趋势,是穷省越来越穷,越来越依靠富省上缴更多的税收才能活命。这篇文章不算是怼城市,然而这篇文章让国人开启了眼界,让中国人突然意识到在“财政转移支付”这个故弄玄虚的名词背后,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真相。此后养活了全国的北京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广东的居民,越来越对上缴国税产生了反感情绪。到2018年1月,中央各经济频道开始连续发布所谓的辟谣文章,声称6省养全国的算法不对,他们使用跟老蛮我相同的算法,综合计算了各省从2012年到2016年的五年累计的国地税总收入,减去这五年里各省的累计财政预算内支出,得出有9个省,也就是多了辽宁天津和山东在供养中国的结论。当然,这篇文章回避了趋势问题,也就是2016年当年度的情况怎么样?2017年又怎么样?在老蛮我的文章中,恰恰就讲述了辽宁天津和山东的财政盈余在2016年变成赤字的趋势。

到2018年1月,老蛮我惊讶的看到山东省财政厅的一份文件《关于 2017 年山东省省级预算调整方案的报告》,文件的内容是山东省财政日益困难,于是向中央要求了更多的补贴。这份报告当然是与我在《神奇的财政平衡术》一文中讲述的趋势完全一致。接下来老蛮我发了《山东,债务压城的山东》一文,使用山东国税局和地税局官网发布的税收收入数据,进一步论证山东的财政情况在2017继续恶化的现实。这篇文章让爱面子的山东政府恼羞成怒,于是删了我的贴,并且在山东各路媒体上发表长篇大论,声称老蛮我的数据不实。明明财政困难的文件也是山东政府发的,数据也是山东国税和地税发的,也不知道我的数据怎么就不实了。这事想起来还真是有趣,山东到底是想干嘛?想证明自己的经济确实没出问题?那再想从中央拿补贴就拿不到了啊。这事山东估计确实也是左右为难,于是最终也就是封贴了事,没有进一步来封我的号。

接下来我算是开启了连怼模式。2月13日又针对深圳政府的GDP数据涉嫌造假发了一篇短文:深圳2017年经济数据挖掘——辛劳的统计局公务员们! ,这篇文章讲述了深圳在工业企业连续外迁,主要工业品产量剧烈下跌的情况下,占其GDP比值最高的制造业增加值竟然还有显著上升。深圳市统计局连夜加班,在第二天就给出了长篇回应《新春洪福,走近走近解读解构深圳GDP》(链接:http://www.sztj.gov.cn/sj/fx_1/201802/t20180214_10789800.htm),这篇文章从标题到正文,都是文笔不通词不达意,含羞带臊的承认主要工业工业品产量确实暴跌,但是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工业品,比如无人机和数码激光音视盘机的产量大增。呵呵呵,无人机的产地其实在东莞,至于数码激光音视盘机,这玩意其实就是DVD啦,已经被淘汰十几年了,目前来说小众得甚至算不上一个产业。就这种零碎玩意撑起了深圳的GDP?这种辩解简直跟开玩笑一样。不过这次深圳没有勃然大怒的来删帖封号,就这么辩解了一下,这事就算过去了,态度挺好的。给深圳政府点赞

接下来没几天,到2月18日,大年初三,由于武汉政府拘了一位骂市长的女士,老蛮我愤而发了一篇《堕落之城武汉》,讲述武汉摈弃事业卖地为生的现状,以及其地方政府债即将爆表的未来。这篇文章让武汉政府火冒三丈,第一时间就删帖,并通过老蛮我在政府时期的老领导来要求我删除公号后台和微博上的文本。好吧,为了不让老领导难做,我删了。想要阅读本文的朋友,还是去百度吧,如上图所示,随便一找就能找到。

OK,以上是老蛮我一些影响力比较大的文字。老蛮我比较骄傲的是:这些年我从未停留在原地。在经济研究上,老蛮我一直在前行,从来没吃过老本。过去的文字再好,也是过去式了。2018年,希望各位能与我一起前行,我当会用更浅显易懂的笔调,讲述更加深刻的经济规律!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老蛮):怼天怼地怼空气,撸南撸北撸东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