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 : 谁在钓一条叫做“美国”的大鱼?

盛世危言 鹰盲 392浏览 0评论

被视为“新联合国军”的美加20国在17号结束了在温哥华举行的朝核会议。会议准备继续对朝施压,在联合国之外对朝鲜发起新的单边制裁,加强对朝鲜的海上封锁和查验,这与以前的预测相一致,海上封锁是美国在今天最可能采取的办法。这种做法和已经被通过的联合国2397号决议有关。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冷战思维,而是新的冷战行动。参加温哥华会议的主体国家是英、日、澳、加等美国的核心盟友(前面说过这几个国家为何是美国的核心盟友,缘于它依旧在执行海洋战略),再加上印度、法国、意大利三个处于欧亚大陆的国家,其它国家不过是打酱油的角色。这实际是未来世界阵营划分的雏形。当然,温哥华会议也没有关闭谈判的口子,但前提是朝鲜必须在弃核问题上采取“决定性的措施”,承诺永久性弃核并接受国际机构的检查,这显然是朝鲜不太可能接受的要求。

海上封锁是美国最可能采取的行动,而朝鲜认为海上封锁就意味着战争,对抗依旧。

在半岛问题上,对周边两大国最有利的是什么情形哪?从战略上来说,是美国直接发动对朝鲜的陆地战争。朝鲜不是伊拉克,第一,伊拉克没有强大的外援。第二,萨达姆的统治基础并不牢固,很多高级军官在开战前就已经被收买,造成伊拉克军队在开战后无法形成很强的战斗力;第三,伊拉克主要是平原、沙漠和丘陵,有利于美军的先进武器发挥作用。可在朝鲜,这些对美军有利的因素都不存在。一旦出动大量的陆军征战朝鲜,只要不能在短期内干掉金正恩,朝鲜在强援和山区的帮助下,就有可能和美军打成消耗战,让美国深陷战争的泥潭。

在苏军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很多大国暗中支持阿富汗游击队,结果让苏军深陷战争的泥潭,这是苏联的噩梦,也是造成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叙利亚战争中,虽然普京雷霆出击,俄叙联军战果辉煌,但俄军最终还是在去年四季度匆忙撤军,根本的原因是普京不敢再次深陷战争的泥潭之中。在当今的局势下,一旦美国出动大规模的陆军进入朝鲜,想必普京等大国也很想让美国尝尝深陷战争泥潭的滋味。所以,有报道俄罗斯偷偷在海上向朝鲜转运原油,虽然消息无法核实,但激怒川普老头的想法,估计普京还是有的。

今天的朝鲜,就是一个鱼饵,希望钓到的一条叫做“美国”的大鱼。

美国今天最核心的问题是债务问题,随着美联储不断加息缩表和美国政府开启减税,债务的压力至少在一两年内是恶化的局势,这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可以明显地显示出来:

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月线图(2008年10月至今)

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周线图(2015年12月至今)

美国国债距离正式走熊仅仅是一步之遥,以今天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规模,一旦美军长时间陷入朝鲜,引爆美国债务危机和美元危机都是必然的,甚至很可能让美国成为一个地区性大国,丧失世界警察的地位。两大国的战略空间会急剧扩张。

这是一方的铁算盘

但川普显然明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虽然美国挟二战战胜的余威,最终尚灰头灰脸地撤兵。今天的财政远比当时薄弱的多,一旦遭遇类似的情形,估计美国人会把他送回德国老家。

所以,虽然不断有美国在半岛周边地区集中海空军的报道,却没有大规模集结陆军的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军在本月初向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部署3架B2战略轰炸机之后,又在6日增派了6架能够携带核武器的B52H战略轰炸机,加上此前部署在此的6架B1B战略轰炸机,战略轰炸机集中聚集的现象显然非比寻常。海军的力量也不断在亚太地区集结。同时,温哥华会议上提到的也是海上封锁和加强稽查,也没有丝毫出动陆军的迹象。

川普就像一条泥鳅,既要应对朝鲜核武和弹道导弹不断发展所带来的威胁,又要远离陷坑。

一边钓鱼,一边并不咬钩。

一旦川普咬钩该怎么办?需要战略性抛售美元和美元资产,因为债务危机和美元危机都是必然的。

但这盘大棋,川普显然也不会一味被动,他在遥远的中东开始打伏击,伏击的对象是谁哪?

叙利亚反恐战争发展到今天,以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所支持的库尔德民主军基本占领了幼发拉底河以北、以东的地区,相当于将叙利亚一分为二。叙利亚其它地区,虽然政府军占领绝大部分,但南部战事和西北部战事都非常剧烈,南部的对手是以色列,西北是土耳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其它地区也有零星战火,巴沙尔忙的不亦乐乎。此时,由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在本月14号表示,将在叙利亚和土耳其、伊拉克边境交界处,建立一支约3万人的“边境安全力量”,“边境安全”这四个字,再加上幼发拉底河的地理屏障,很显然正在构建一个新的国家,这个新国家属于库尔德人。所谓边境安全力量,就是边防军,既然不再被定位于游击队,就意味着国际反恐联盟将开始向库尔德民主军提供重型武器,增强库尔德人的防卫力量。

对于这种鲜明的企图,叙利亚自然会干涉,因为分裂的是叙利亚的领土。但巴沙尔在南部和西北部还自顾不暇,一旦政府军对库尔德民主军采取军事行动,以色列就会在南部猛揍一通,所以,巴沙尔最终只能抗议一声了事;伊拉克自然也不会高兴,自己北部的库尔德人原本就要独立,一旦叙利亚库尔德人做出了样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暂时还未波及到自己,加上自己的武器装备大部分来自美国,未来还要有求于美国,所以也只能是默不作声。最大的压力来自土耳其,埃尔多安做出了比较剧烈的反应,因为他担心自己境内的库尔德人将更不安分。

现在的国际反恐联盟成立于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内,包括核心层的美国和阿拉伯10国(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埃及、伊拉克、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其次就是紧密层,这些国家承担部分军事作战和军事援助任务,包含法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意大利、土耳其、丹麦等,剩余的属于打酱油的。如果这个成立“边境安全力量”的决定,得到了上述大多数国家的赞成或支持,估计土耳其最终也无可奈何。

当叙利亚北部形成一个独立的国家之后,想必第二个独立或合并的就是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最终的目标当然是伊朗北部的库尔德人。此后就会形成以色列、沙特和库尔德人三个支点,伊朗的压力将空前放大。当然,最终的目标是为了控制整个中东的石油,这是一场伏击战,伏击的是严重依赖进口原油的国家的工业体系。

2015年,中国国内的原油产量为430万桶/天,2016年为407万桶/天,2017年,约为392万桶/天,原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放大。今天,全世界都在关注欧佩克减产挺价,却忽视了中国原油产量下降对国际原油价格的推动作用。面对美国人在中东正在进行的“伏击战”,中国要么增产自身的原油产量,但这受到很多客观因素的制约,否则就必须从现在开始参与中东博弈,打破美国人的“伏击战”。

能源安全,任何时候都需要未雨绸缪,避免被别人打伏击。

钓鱼的,要警惕被“伏击”;而打伏击的,也时刻警惕着诱饵,这就是大国游戏。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 : 谁在钓一条叫做“美国”的大鱼?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