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 : 蛮夷之错位,刮骨之复兴

盛世危言 鹰盲 445浏览 0评论

当今的中国人陷入了一个怪圈,当自己贫穷的时候,自卑到了骨髓,改革开放之初,崇洋媚外之风盛行,似乎洋人的垃圾都是宝贝;现在,兜里刚有几毛钱,就以为日本、美国甚至欧洲都不在话下,今天想灭这个明天想灭那个,到世界各地显示自己是土豪。事实上,无论自卑还是骄狂,都反映的是卑微的内心,显示自己土豪恰恰证明自己内心的懦弱。真正自信自强的民族,是谦逊、知礼、勇于推崇别人的人,这才是一种内心自信带来自豪。

不必说春秋战国时期的华人风骨,就说近代,宋朝人所创造的文明被世界所推崇,欧洲的历史学家甚至说:我更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其实这是它们的真心话,与宋朝同一时期的欧洲,还处于中世纪的黑暗时代,还不明白文明的真正含义!而日本人更主动将宋朝的铜钱运回去,作为自己的本位货币,自愿作为这个文明古国的金融附属国。到了明朝万国来朝时期,到京师朝拜的外国使团更自称自己是蛮夷之邦,因为自己的文明水平与明朝相距太远,可我大明的臣民,却以礼相待,善待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让他们体会什么才是真正的文明,什么才是真正的自信与自豪。

如果说以上的记载,还主要是中国人自己的记载,可以抱有疑虑的态度,那就看看外国人怎么说。

明朝后期,随着万历时期的开放与繁荣,无数欧洲人来到中国,记载下了它们在明朝得到的切身感受。

利玛窦的记载非常具有代表性。1590年,利玛窦游历了南方的广州、福州和南京之后,记载下了以下的事实:“在这个大国,……人们食品丰富,讲究穿着,家里陈设华丽,尤其是,他们努力工作劳动,是商人和买卖人,所有这些人,连同其肥沃的国土,使它可以正当地被称作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当时明朝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一半左右,而且与世界其它地区一样使用金银作为本位货币,没有丝毫的弄虚作假,当然是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得到的是全世界的公认。可不像今天的人们,刚刚不饿肚子,就自吹自擂,到处显摆自己兜里有了几毛钱。

利玛窦又记载到:“这个国家各地都有大量的糖,这是糖价奇贱的原因,……有丰富的蜜,因为它们喜欢养蜂,连蜡都十分便宜,产量大到你可以装船,甚至船队”。“它们生产大量的丝,质量优等,色彩完美,大大超过格拉纳达地丝,是该国最大宗的贸易”。“该国有很多河流,人们种植稻米,这是全国人民的普通食物和粮食……它们收获如此之多,以致在米家最贵的时候,你也可以用一个里亚尔钱币可以购买一法捏格”。“所有的田园景色美丽,并且散发异香,因为有各种香花,它也点缀着种植在溪流河畔的绿树,那里有很多河流,那儿种植果园和园林,有很多欢快的宴乐亭事,它们常去休息和逃避心情的烦恼……它们种植大片的林木,里面养有野猪、羊、野兔、兔子和其它野兽”。“有大量的牛,价钱便宜到可以用8里亚尔购买到一头很好的牛,一只鹿只卖2里亚尔”。

里亚尔为西班牙古钱币单位,1银比索等于8里亚尔,含24.3克白银,与中国进行交易的时候按27克白银计算。按每克白银4元计算,每头牛108元,一头鹿27元。

再看建筑,利玛窦是怎说的。“它们的房屋一般都很漂亮,通常在门外整齐的植树,显得美观,给街道生辉。房屋内部都白如奶汁,看来都像是光滑的纸,地板用很大和很方的方石铺成,天花板用一种幼稚的木料制作,结构良好并且涂色,看上去像锦缎,色彩金黄,显得非常好看。每座屋舍都有三个庭院和种满供观赏花草的院子。它们无人不备有鱼塘,尽管比较小。庭院的一方布置的很华丽,象是账房。”“它们第一是极其清洁,不仅在他们的屋内,也在街上。它们通常在街上设有三四处必需的或公共的休息处,布置很好”。

再看利玛窦怎么描述当时的人民。“人们衣饰华美,风度翩翩,百姓精神愉快,彬彬有礼,谈吐风雅”。“对别国的东西,即便只有丝毫长处,都毫不吝惜溢美之词,即便它们自己制造的东西比这要好得多”。必须要强调一句,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与自豪。

当时的中华,有充足的理由,让外族自称为蛮夷之邦。天朝上国之称号,也是蛮夷自愿对中华采取的尊称。

之所以我中华被外族称赞,是因为自身谦逊、平等、自信与自豪,用自己更先进的文明让世界拜服。

利玛窦的记载还可以说是一家之言,但与其相同时代有很多外国人来到中国,它们都有近似的记载。葡萄牙人加列奥特写下《中国见闻录》、克鲁兹写下《中国情况记》、马丁·德·拉达写下《出使中国记录》,这些作者都在明朝居住很长时间,用他们的切身体会记录下当时中华大地的风貌,也描述了自信自强充满朝气与自信的伟大华人。它们的描述也完全可以佐证当时的先进与文明。

让别人自称为蛮夷,让别人尊称为天朝上国,这才是古老的中华在世界上的风范。

可惜,剃发易服之后,奴才思维至上,自私自利盛行,改变了大中华鼎盛的文化基因,让古老的文明远去。坐井观天,自称为天朝上国,将别人称作蛮夷。

改开之后,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如果真正强大,就不必对别人显示什么,更不必到世界各地显示自己是“土豪”。任何国家、任何民族,所得到的尊敬都是别人赋予的,而不是自吹自擂可以得到的。一味对外显示自己,不过是显示自己的不自信,显示自己的浅薄,显示自己没有内在的文明。

更有些人,以嫁给白人、黑人等外族人为荣,美其名曰改善人种,实际是将自己降低为蛮夷之身,或本身已经是蛮夷之身。想起一段野史,某一时期,日本女人以到海上借中国之种为自豪。

历史错位了。

有人哀叹,自己到了国外,总感觉受到白人歧视,无法进入社会的主流和上层。文艺复兴之后的欧美已经吸纳了古中华和中东文化的精髓,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保护弱者,关爱他人。可我们的一些人自私自利,只以自己的小家为中心,对社会、对别人不管不问,如果不改变这种陈旧与落后,不沉淀在社会的底层又该在何处?扣心自问,只知道小家的自私自利思想应该进入社会的上层吗?这番话,实际是教育自己孩子的话。

要想不落入社会的底层,必须勇担责任,不仅是家庭的,更有社会的。

有一篇文章,说的是印度很多人进入了硅谷的高层,而华人几乎没有。分析了很多原因,唯独忽视的、也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文化上的原因。

没有文化的复兴,没有人之精神的复兴,谈和复兴?中华只有恢复战国之哲学思辨能力与燕赵豪气,大唐之容纳百川,宋朝之优雅,明朝之自信与强悍,摆脱剃发易服带来的绞索,刮骨疗毒,拥抱属于本民族古老文明的精髓,才有真正的复兴。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 : 蛮夷之错位,刮骨之复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