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不争之德

道德经第六十八章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

这一章比较好翻译

善于用兵打仗的将军,不会逞勇武;善于打仗的人,不轻易激怒;善于战胜敌人的人,不与敌人正面冲突;善于用人的人,对人表示谦下。这叫做不与人争的品德,这叫运用别人的能力,这叫符合自然的大道。

在这里,汉朝以后的历史给了我们太多的误导,而且这种误导是人为的。从汉朝之后,开始独尊儒家,儒家注重家天下和等级制度,这就要求对个人进行最大限度的吹捧,甚至需要吹成神(为等级服务)。也所以,也就有了赵子龙在长坂坡七进七出、关羽温酒斩华雄等无数的个人英雄故事。这种氛围严重影响了国人的思维能力,认为个人可以决定战争的结果,也可以决定社会的命运,也就是所谓英雄创造历史。事实上,中国古代的兵家根本就不是这种理念,两军对抗,本质是国家机器的对抗,也是军队集团之间的对抗。如何最大限度地增加自己的国力是春秋战国时期战争文化的焦点。比如吴越争霸的过程中,史书中对战争的描写十分稀少,相反,如何通过政策调整实现国力的提升是吴越争霸的核心内容,范蠡、计然等人与勾践的对话中,几乎全部都是这方面的内容,想尽一切措施提高越国的国力,这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核心要素。同时,两个军队集团的对抗中,如何实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自己的损失最小化,实现最大的胜利,才是将军们关心的事情。这实际是通过将军的合理调度让每个军人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伍子胥、孙武、吴起、孙膑、司马穰苴(可与姜太公并列)等,哪一个不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国之柱石?

这些军事家本质是效率大师,让一个士兵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诡异的兵法都是让士兵发挥更大战力的方式)。而那些冲锋陷阵的将军,虽然必不可少,但起不到它们的作用,与他们也远远无法相比。

《道德经》深合兵家的要旨,也所以,老子被兵家奉为祖师。兵家的要义是,治国第一,征战辅之。所以,善为士者,不武。在这里,有既不崇尚武力的意思,也有不是一勇之夫的意思。关张赵那种匹夫之勇,谈何军事家?

但一个国家的人,如果都崇尚匹夫之勇的时候,对皇权来说是大好事,因为再也不能威胁皇权。所以,汉朝以后极力塑造个人英雄主义,是有目的的。

“不武”,还有“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的意思,慈柔才是最强大的“勇武”,这是上一章的内容。

但古代的军事家虽然不崇尚武力,但尤其注重练兵(戚继光同志是典范),因为这是“战则必胜”的基础。所以,“战则必胜”是兵家的信条,是一种威慑,这实际是以战止战的方式。

“善战者不怒”,是说善以“道”应战者,即使大敌当前,大兵压境,兴正义之师讨敌,也要胸怀庄严正气,恬淡为上。一个胸怀大略的统兵者,不会轻易发怒,不以邪怒存心,不有诛杀怒心,以慈心相感,则祸可化于未萌之时。正如《孙子兵法》所说的“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善怒者,易失必胜之宝——仁慈心,而招致失道丧德,此即是“不善战”之义。善战者,不以力伏人,而以德服人。

以老子看来,“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不如“善胜敌者不与”。“善胜敌者不与”,是指不战而胜之义。也就是孙武所说:“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善以道胜敌者,胜之以仁德。不与敌强争,先避敌之锋;不与敌硬拼,以慈善化敌心。树立我必胜之心,激发我之勇,则敌不战而自服。

老子在这里,实际是在用兵家阐述谦下、慈柔的含义,谦下和慈柔才是真正的勇武,是兵家之道。

对于用人也一样,“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说善于用人的人,必先有谦下之德,才能得到人的诚心。

现在的汉语解读中一般以“用人”来解释,我认为并不太贴切。上一章中老子说,慈柔才是勇武,对于“用人”也一样,如果简单停留在“用”的层面,就是下流,因为没有任何人愿意被别人利用或使用,更合理的做法是以谦下的方式对待别人,这是一种平等的做法,当给人以尊严和平等的时候,才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所有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让动力发自于对方的内心,这才是真正的“用”。

这在企业管理中最为重要。有一些小企业,由于老板的聪明能干,在创业初期得到快速发展,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会遇到瓶颈,企业规模再也难以突破。其根源就在于没有完成这种转换,因为靠老板自己聪明能干,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此时,老板更应该学会愚钝之术(谦下),只求将自己的经营思想和企业文化传授给团队,彻底激发团队的力量,自己适时退让,才能迈过企业发展的瓶颈。这里最明显的例子是王石,在企业小的时候是一种做法,当企业发展壮大之后,自己四处游山玩水,因为只有自己游山玩水,远离管理层,才能让管理层发挥出最大的效率和能量。这对那些自己创业的、在本企业积累了巨大声望的老板尤其重要,因为这样的老板只要在办公室一坐,其它人的思想活跃度就会受到无形的压力,虽然老板自己累死累活,但其他人的脑袋成为一潭死水。

如果让企业突破瓶颈,对于那些在创业过程中建立了卓越声望的老板来说,适时地“放下”可能才是最好的办法。可“放下”,确是很多人一生迈不过去的坎。

这实际就是“不争之德”,不争则取善必广。天下之事,惟有不争之德可以服人,用人之力可以威震天下,无论兵家还是经营企业都是如此。不争之德,上可以合天意,下可以顺民心,处处可用善,无处不可善,无事不宜善。而只有“不争之德”才可以集合天下所有人的力量,让自己不断登上新台阶,企业自然就可以不断突破自身的瓶颈。就可以达到“是谓配天,古之极”,“古之极”,说的是古先贤们,它们虽有极大之德,但不自以为有德,这种德是谓“玄德”,也就是“极德”。到了这个境界就当的上“德配天地”,自然得到天下人的敬仰。在企业就可以得到所有员工的敬仰,当每个人都充满活力的时候,企业自然兴旺发达。

本站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鹰盲 » 如松 :不争之德

赞 (17)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