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鹰盲对已发表过评论的朋友开放评论免审核,你的评论可以直接发布出来,请大家理性评论,如有必要可用:同音字或拼音,谢谢。

如松 :后妈 站在“冰河”上,已经做出了选择!

盛世危言 鹰盲 832浏览 0评论

周末,两个新闻惹人关注,第一个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二季度例会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过去一年,央行在“货币供给总闸门”这个问题的表述上,一直在“管好”和“管住”之间徘徊(去年四季度是“管住”),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内在的含义差别很大,“管住”是一种刚性表述,“管好”是弹性表达,要适应经济和债务的需求。央行还对“管好”给出了明确的标准,那就是“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信贷和社融合理增长”。这实际是货币政策的转向。

第二,内部货币政策的转向必定带来对外政策的转变,否则内部放水就会冲击国际收支平衡。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世界毛衣局势不断变差的大环境下更显得问题凸显。所以,发改委和商务部对外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 (负面清单) (2018年版)》,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清单长度由63条减至48条,共在22个领域推出开放措施,外资进入银行、证券、汽车制造、电网建设、铁路干线建设网建设等限制将取消,准许外资控股育种、飞机制造、铁路、电网、测绘等领域。

这里的本意是通过吸引外资来稳定自身的经常账户,让上述两项政策互为对冲。但实际上还会有第三项政策,但不会形成红头文件,那就是进一步规范本币资本流动的跨境管理。这一项的实施力度会视第二项政策的效果而定,如果第二项的效果好,收紧的程度可能低一些,如果效果不好,收紧的程度就会提高。考虑到如今的国际经贸局势,考虑资产价格泡沫让本币处于高估状态,第二项的效果在现阶段或不太明显;再考虑去年初之后内资的跨境流动已经逐渐被规范,第三项措施的效果也让人存疑。但好在央行采取这些举措的目的是增加自身在慧律问题上的筹码,与固有的趋势无关,倒也无关大局。

天朝所有问题的核心是外汇储备,在今天3万亿的水平附近,再考虑外债和外商投资存量的因素,已经不准许央行继续大幅缩减外储规模,这让继续抛外储稳汇率的空间有限,这个问题在前文已经说过。这就决定需要在对外资开放的道路上持续走下去,央妈必须多抓一些筹码。

但以往的开放,是相对全方位的,包括经贸管理规则逐渐对外接轨、企业所有制改革、局部体质改革,等等,甚至官员们的待遇都希望与国际接轨;未来的开放,主要侧重于外资领域,这与国情相符。

这个开放将是逐渐深入的过程,只有特定的事件发生,才会达到开放的顶峰。

当商业银行体系内的债务开始无法流动、也就是逐渐冰封的时候,就需要面临抉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以全面落实WTO精神为名的二次开放哪?根源在于通胀型经济体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显示债务问题。有专家计算,今年的非银部门利息支出约12万亿,但GDP的实际增量也就是五六万亿,即便考虑通胀因素,经济增量也无法覆盖利息支出,这让经济整体上处于亏损状态。此时,商业银行的债务体系就会逐渐被冰冻起来,类似于一条正常流动的河流被逐渐冻成了冰河。这种状态长时间持续就会遭遇债务危机。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是通胀型经济不断深入之后,资产价格泡沫严重侵蚀企业的增长潜力和私人部门的消费能力。面对债务逐渐冻成冰河的局势,第一种办法是主动击碎资产价格泡沫,恢复企业的增长能力,企业活力增长也就让债务问题缓解,让冰河恢复自然流动的状态。但是否采取这种办法取决于自身的游泳能力,因为泡沫破碎会对财政收入带来严重的影响,现如今显然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第二种办法是通过印钞给企业续命,缓解债务问题,相当于延缓河流冰封的速度。可如今,经常账户正在从顺差阶段过度到均衡甚至逆差阶段,比如:外管局最新公布的今年一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显示,经常账户逆差341亿美元,较5月初公布的初值增加了59亿美元,这是2001年6月后,第二次出现经常账户逆差。此时,继续通过印钞给企业续命,就需要继续吸引外资进行对冲,让慧律可控(注意“可控”这两个字)。

列位看到上述论述,很快就会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企业的经营活动是亏损的,即便央行向市场投放货币,企业为什么要贷款哪?有些企业是对债务不敏感的,比如锅企,这会带动一些需求,这是一个次要的方面。更重要的是,投放货币会拉动通胀,当通胀起来之后,原来各行业从生产到销售的链条拉长了,比如:一斤大米原来从生产到销售的空间是2元,现在变成3元,让从生产到销售的所有企业有了更大的经营空间。

企业经营活动的空间变大,债务问题就会缓解,本质是稀释债务,这也实际是世界各国央行孜孜不倦地追求达成通胀目标的根源。但这会损害终端消费者的利益,企业经营活动的空间不断扩大之后,终端消费者的利益就会逐渐上升到更重要的地位,社会问题开始不断显现,央行只能加息,此时资产价格泡沫的压力开始真正显现了。

债务之河开始逐渐走向冰冻,是必须进行选择的时候,现在央行已经做出了选择,未来的走向已经十分清晰。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全球视野关注中国 » 如松 :后妈 站在“冰河”上,已经做出了选择!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