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如松:那一年,中国与冰岛共患难

盛世危言 鹰盲 487浏览 0评论

以前我们谈论过秘鲁南方于埃纳普蒂纳火山,其在1600年2月的喷发释放了巨大的火山泥石流,对亚洲、欧洲和美洲都形成了巨大的破坏力,是中国气候从1600年左右开始加速恶化的原因之一;也谈论了印尼坦博拉火山于1815年的大喷发,让1816年直接成为“饥饿之年”,随后的十几年在世界各地导致了严重的饥荒。

七级以上的火山喷发会对地球的生态带来明显的变化,威胁人类的生存,这是前面曾经告诫的话。

但还有一类火山喷发比上述火山喷发更严重,因为是可以直接“杀人”的火山喷发。

3月份,美国认为叙利亚政府军在与反对派交战的时候,使用了化学武器,并据此与英法一起对叙利亚政府军发起导弹袭击。而这类火山喷发就近似是大规模的化学武器发生了猛烈爆炸。

冰岛南部有一座很有个性的火山,那就是拉基火山,其火山喷发口是巨大的裂缝,喷发的特点往往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该火山在934年曾经发生大规模喷发,喷出了多达19.6立方公里的玄武岩熔岩,与在同一时期陆续喷发了6年的卡特拉火山一起,严重地影响了世界。中国学者费杰等人的研究认为,公元939年到940年冬季(939年12月至940年2月)中国洛阳、开封一带相对于公元933~938年的降温幅度可达5℃~8℃,即是拜此次火山喷发所赐。

时光又匆匆过了800多年,1783年6月8日,冰岛南部阳光普照,天气晴朗,但就在这一片祥和之中,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自然灾难突然降临。长期休眠的拉基火山突然复活,130个火山口同时猛烈地喷发出蒸汽岩浆,从25公里长的裂缝里溢出的熔岩流形成长达70多公里、宽32公里的“熔岩河”,喷发量约为12.3立方公里,覆盖了565平方公里的土地。喷发从1783年6月8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784年2月结束,前后持续了8个多月的时间!这是有记载以来对人类最直接、最致命的一次火山喷发。

强烈的火山喷发除了将大量的火山灰喷向高空、将熔岩带上地面之外,喷出的毒气直冲1.6万米高的云霄,毒气中包含了约800万吨的氟化氢和1.2亿吨的二氧化硫,与火山灰一起弥漫在欧洲和北非的上空,这相当于是化学武器的超级爆炸。

首先遭殃的当然是冰岛人民,当时约25%的冰岛人口死于氟中毒和饥荒,80%的羊、50%的牛和50%的马因为牙氟中毒和氟骨症而死亡。冰岛人在当时是这样描述火山爆发后的画面:空气是难以描述的浑浊,充斥着火山灰、硫磺味的雨和土,脚下的草地变成了亮黄色,地上的水变成了温热的淡蓝色,整个大地都在熊熊燃烧,太阳则变成了血红色。神父JónSteingrímsson在日记中记载到:“黑压压的一大片浓烟像一堵墙一样从山间升腾起来向北蔓延,岩浆很快吞噬了我们的农牧区,所到之处,室内漆黑一片,在室外,人们几乎无法呼吸。”

当时的报纸清晰地记录了这一自然灾害蔓延的路径:6月10日抵达挪威、苏格兰和法罗群岛,22日飘到英国,24日,灰雾一路已经蔓延到亚德里亚海以东,弥漫了整个欧洲。7月,灰雾又开始向俄罗斯、西伯利亚和中国扩散。据当时的报道,中国的长江流域和印度遭受了严重干旱,1783年夏,中国各地普遍出现了极度低温。随后的几个星期,叙利亚和埃及也饱受灰雾之苦。由于季风周期遭到破坏,埃及降雨减少造成大饥荒,“到1785年1月,埃及有1/6的人口或死于饥荒,或背井离乡。”

红点处为亚得里亚海。火山喷发半个月后,火山灰和毒气就飘到了亚德里亚海以东地区,覆盖了欧洲大陆

1784年的北美成为有记录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新英格兰的气温长期低于0°,新泽西积起了史无前例的暴雪,连新奥尔良都结冰了。美国东部的平均气温比以往低了5°C,南卡莱罗纳州的查尔斯顿/Charleston——在今天即使是一场小小的降雪也会导致交通突然中断的地方——当年却冻成了一片大冰场,大块浮冰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流入墨西哥湾。密西西比河也一度冰封。

比毒气杀人和寒冷甚至更严重的事件随后到来,火山灰云覆盖了地球大约四分之一的表面,主要殃及的是北半球。在灰雾持续不散的欧洲和部分其他地区,在火山爆发的前五个月内,每立方千米火山灰中的硫酸(亚硫酸)含量竟高达1000公斤,当火山灰、二氧化硫形成的酸雨降落地面之后(很多地区达到十几公分的厚度),严重地破坏了土地的生产能力,导致农作物多年减产,引发了饥民暴乱,法国因暴乱而死亡的人数超过100万人。

毒气直接令英国2.3万人丧生,而随之而来的酷寒又令8000人死亡,所以,1783年的夏天被英国人称为“尘夏之年”。英国人记载,当时的雾气之厚,导致停泊在港口的船只根本无法航行,太阳被描绘成“血红色”。毒气飘过挪威、英国、德国、法国之后,很多人相继莫名其妙地死去,整个欧洲一片恐慌,人们并不知道这是二氧化硫和水蒸气的混合气体进入肺部,导致人窒息死亡。截至1786年,北半球已有500万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主要是日本人、中国人、欧洲人和北美人。

今天的拉基火山风景秀丽,但曾经造成的灾难却并不友好

拉基火山的喷发彻底点燃了法国人的革命热情

当时的亲历者、美国科学家富兰克林写道:1783年夏季的几个月,在北方地区应是太阳光照最强烈的季节,欧洲和北美部分地区却始终为雾气所笼罩……,太阳光线通过雾气时显得十分微弱,用凸透镜聚焦时,连一张纸都点燃不了,夏季地球的升温大大减弱,地表近乎冰点,雪留在地面上不融化……,1783-1784年冬季的寒冷比多年来要严酷得多。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勒华拉杜里在他的开拓性著作《11世纪以来的气候史》中描绘了1789年大革命以前的6年法国庄稼死亡、收成极差的可怕景象。以1788-1789年酷寒的冬季和历史上最冷的5月这两段时间为顶峰,那一年,葡萄酒的酿造“完全失败”。

法王路易十五是个很奇怪的家伙,很喜欢战争,四处点火,但又总打不赢战争,可以用屡败屡战来形容,最典型的是英法七年战争。个人可以屡败屡战,但国家是不行的,因为财政难以承受,结果造成国库越来越空虚,当时法国国债总数高达20亿里拉。拉基火山喷发后,在人民遭遇长期的灾难时期,住在凡尔赛的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却过着越来越奢华的生活。法国的贵族头衔是开放的,让一些有能力及有钱的第三等级人民有机会成为贵族,在1700年至1789年间,法国社会增加5万个新贵族。随着国家财政陷入危机,封爵的价格越来越高,或许与当今某些社会的买官卖官行为是类似的。这些负担最终都会施压在人民身上。

一边是在饥荒时期负担不断加重、走投无路的人民,另一边是王室、贵族无度的奢靡和无穷无尽的索取,1789年7月13日,巴黎教堂响起钟声,工人、手工业者、城市贫民纷纷涌上街头,夺取武器,与来自德国和瑞士的国王雇佣军展开战斗。7月14日,起义者攻克了高100英尺、有8个塔楼、上面架着15门大炮、大炮旁边堆放着几百桶火药和无数炮弹、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巴黎、象征专制统治的巴士底狱(凡是胆敢反对君主专制制度的著名人物,大都被监禁在这里,伏尔泰曾经两度被投入巴士底狱),这一天,成为法国的国庆日。

转载请注明:鹰盲 » 如松:那一年,中国与冰岛共患难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