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蛮族勇士:房地产支撑中国【全文】-2017年中国经济主线暨2018年展望

盛世危言 鹰盲 1318浏览 4评论

房地产支撑中国【上】——2017年央行资产数据回顾

首先说一下,在阅读本文之前,建议各位先去看看老蛮我的《开不动的印钞机》一文。

好吧,我们首先必须知道的是,2013年前中国的印钱方式,是强制兑换美元。各经营主体将挣来的美元交给央行,央行印出人民币(即外汇占款),将美元收为外汇储备。也就是以日益庞大的外汇储备作为人民币的信用背书。2013年之后风云变幻,在美国召回资金和产业的大背景下,资金开始外流,并成为引发钱荒的导火线。我大中国的印钱方式,开始转变为由央行借款给商业银行,然后商业银行向适格借款人放贷,也就是借债印钱模式。

体现在央行的资产表数据中,2017年12月底,央行的外汇占款占总资产的比值为59.2%,较2016年底的63.8%,继续下降了4.6个百分点。与2013年峰值的83.3%相比,下降了24.1个百分点。很明显,人民币的信用已经越来越缺乏美元的信用背书了,它必须建立起新的信用。在另一方面,央行借给商业银行的资金规模占比越来越大,从2013年的4.1%,剧烈上升到2017年底的28.2%,上升了24.1个百分点。此消彼长,外汇占款减少的百分比,刚好与商业银行借款增加的百分比相对应。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终极结论:商业银行借款,成为了人民币新的信用来源。而商业银行借款的质量,也就是决定人民币汇率高低的本质因素

2017年,中国新增贷款之中,居民贷款占比占了53%,乃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而企业贷款仅占48%,勉强高于2016年,算是2012年以来的次低值。注意这两者之和略高于100%,这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贷款部门,非银行金融企业也有贷款,不过规模不大,这里也就直接略去了。

很明显,从2012年到2017年,居民贷款占比从28%剧烈上升到53%,事实上支撑起了整个借贷部门。考虑到居民贷款九成以上都是购房贷款,那些各种旗号的现金贷事实上最后都是拿去买了房,所以,也就是依靠居民买房,才能让我大央行的印钞机继续维持运转。如果楼市萎缩,那么,即便是央行把钱印给了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也是束手无策,找不到适格的借款人借贷。

于是,在这里我们得到了进一步的推论:决定商业银行借款质量高低的根本因素,恰恰就在于房地产市场能否支撑得住。在这里,我们建立起了一条完整的逻辑链条:

人民币信用依赖商业银行借款,商业银行的借款质量则依赖房地产市场。简单来说就是:人民币信用依赖房地产市场市场

这还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论。到了2017年末,房地产不光是绑架经济,它还绑架了货币,绑架了汇率,绑架了整个中国。想要维持整个经济与货币体系的运行,就必须确保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发展,哪怕是一丁点的波动都无法承受。想想看,如果2018年房地产市场发生萎缩,商业银行拿了央行的钱放贷放不出去,那就意味着连印钱都印不出去了,整个经济活动瞬间就会陷入资金紧缩的局面,钱荒立刻就会发作。而丧失了房价的支撑,丧失了房价的信用背书,人民币汇率当场就会被打入冰点。

所幸2017年,即便北京上海的房价开始下跌,广大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也还能维持平稳上升,像重庆成都这样的人口从京沪回流的城市,房价还出现了暴涨。由此有力的支撑了人民币汇率。然而接下来的游戏规则就很简单了:2018年,房地产市场的任何波动,都会直接反应到资金市场之上,都会直接反应到汇率之上

然而,2017年,中国国民的收支结余的九成都拿去买房了。房地产市场对居民财富的吞噬已经到了极限了。接下来我大中国经济会怎么走?地产市场真的还能永远的火爆下去?请各位继续关注本公号,伴随着2017年的各项经济数据陆续出台,这个系列也将会陆续完成。接下来老蛮我还将会分析居民购房负担水平的演变,居民消费能力的演变,工业企业赢利能力的演变,以及国家财政对房地产市场的依赖程度的演变。

房地产支撑中国(中)——2017年居民购房负担率

好吧,通过上一篇文章,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大中国的整个经济体系,包括货币信用体系,都已经建立在房地产之上,都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持续高速增长。然而关键问题在于,决定地产市场兴衰的因素,在于接盘侠的多少,也就是老百姓的购买力是不是能够长期维持。我在这里直接给出结论吧:老百姓在整体上已经被房地产压榨干净了

首先给出的数据,是1990年以来的城镇居民收支数据。考虑到很多读者对下表中的数据概念缺乏最基本的了解,所以我必须解释一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是税后净收入,这是一个抽样调查数据,样本范围涵盖了自由职业者以及个体户,并已包含居民的全部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比如炒股炒楼收入),这个数据是相对可信的。至于没有纳入统计之中的灰色收入,比如犯罪所得和贪腐所得,那是极少部分人才有的收入,必须含匪量或者含赵量很高才有,与广大人民群众没啥关系。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的含义,是衣食住行医等生存必须的支出。其中的“住”,指的是租房开支以及物业水电等直接居住开支,不包含购房开支!再强调一次:居民消费性支出不包含购房开支

居民可支配收入-消费性支出,得出的收支结余数据,就是城镇居民可以进行奢侈型消费的钱,比如旅游,比如买LV,以及最重要的支出项目:购房

如上表所示,从1990年至今,我大中国城镇居民的消费性支出增幅有两次低点,第一次是1998年,当年度的人均消费支出增幅只有3.5%。这一年中国经济眼看就要硬着陆,最后被迫启动住房商品化改革,并启动惨烈的国企改革,抓大放小,把不挣钱的国企全部卖掉,让几千万国企工人下岗,然而依然未能恢复居民的消费能力。一直到2001年我大中国加入世贸,正式进入国际市场,外企大规模的进驻中国,将中国打造成世界工厂,才算是摆脱了经济困境。

到2017年,我大中国的居民消费性支出增幅下降到5.9%,乃是1990年以来的次低值。老百姓再次陷入没钱消费的境地。而这一次跟1998年的国企大规模亏损导致的居民消费力低下不一样,这一次居民没钱消费的原因,在于老百姓手里的钱,都被房地产市场吞噬干净了

在下表中,老蛮我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模型。假设每年的居民购房首付为3成,20年等额还本,年利率为6%。从1998年至今我大中国的利率有过几次大幅度的浮动,以6%计算利息,事实上低估了居民的利息支出。不过就这样吧。

根据这样的计算,2017年我大中国城镇居民在购房这一项上,花了9.28万亿的钱,较2014年的5.5万亿,几乎算是翻了一番。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数据。对这个计算结果,需要验算一下准确性。1998年至2017年的商品房总销售84.85万亿,扣除已经偿还的累计本金38.73万亿,结果为46.12万亿。这就是城镇居民的总负债了。再来看央行的居民贷款数据(基本上都是购房贷款),40.52万亿,再加上居民公积金贷款数据,目前只公布到11月底,为4.5万亿,两者相加,居民的负债规模约为45万亿,与表格中的计算结果非常接近,只有1万亿左右的误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好吧,根据上表的计算结果,再结合前面的居民收支数据,我们就能计算出居民的购房负担率了。

2016年,城镇居民购房总支出7.97万亿,对比当年度8.36万亿的居民收支结余,购房负担率达到了惊人的95.4%。2017年居民购房支出9.28万亿,对比9.72万亿的居民收支结余,购房负担率95.5%这已经是极限值了,没有提升的余地了。甚至为了维持这种95%的购房负担率,居民已经在压缩必要的生存开支,导致居民消费性支出增幅只剩下可怜的5.9%了。指望房地产市场还有大规模的上涨空间,已经不现实了。

最关键的是,城镇居民从1990年累计至2017年的收支结余,也就是老百姓积累的棺材本,已经有77%拿来买房了。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我大中国是没有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的,社保基金也早已经处于净亏空状态。居民的收支结余,是必须储备一部分作为养老金的,这个比例是不能低于3成的。但是现在,城镇居民的棺材本已经被吞噬掉77%了,剩下的23%,如果继续被房地产市场吞噬下去的话,老百姓的现金流都要断掉了。

我大中国现在的问题是,经济越来越依赖房地产,然而房地产连续两年吞噬了95%以上的当年度城镇居民收支结余,地产市场已经发展到了极致,没有继续发展的余地了。当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在谈论房地产的时候,事实上就意味着韭菜已经被割完了,泡沫膨胀到了顶点,接下来继续吹大泡沫,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怎么办?把泡沫捅破?房地产已经与整个货币体系深刻捆绑,房价下跌必然意味着货币丧失信用。继续维持泡沫?这需要居民还能承担得起购房支出,还有足够的棺材本可供吞噬。给公务员和国企员工大幅度加工资以提升民间购买力?这除了带来通胀并造成社会割裂之外毫无意义。

房地产支撑中国【下】——不得不为的扫黑与反腐

在这一篇,我们首要关注的问题是:城镇居民到底还剩多少流动资金。理论上,1990年至2017年居民累计收支结余70.6万亿,减去累计购房支出54.6万亿,就能得出城镇居民流动资金的理论上的最大值,即16万亿。然而根据央行2017年12月份的月报数据,全国居民存款规模为65.2万亿。当然,央行数据里面包含了农村居民存款,并没有进行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存款的区分。不过老蛮我身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金融数据狂,我当然很有必然狠狠的来一次数据挖掘,把城镇居民手里的流动资金规模挖出来。

关于农村居民存款规模,我可以找到的参考数据有两个,第一个是2016版金融年鉴(小常识:年鉴数据都是发布前一年的数据)中发布的2015年农商行与农信社的个人存款数据,其中农商行的个人存款规模7.67万亿,农信社的个人存款规模5.11万亿,合计12.78万亿。农商行和农信社的存款大部分都是农村居民存款,当然这里面也有小部分是城镇居民存款,不过考虑到其它国有大行也有在农村开展业务,也吸纳了小部分农村居民的存款,这就算是相互抵销了,就把这12.78万亿全部视为农民存款好了,对比当年度居民总存款55.19万亿,占比23.2%。这样算起来,如果2017年农村居民的存款占比不变,则农村居民存款总规模约为:65.2×23.2%=15.1万亿

另一组可参考的数据,是农村居民的收支数据,见下表。

对农民来说,他们在满足衣食住行医的生存必须开支之后(在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下,农村居民的居住类支出包含了农民自建房的开支),形成的收支结余,绝大部分都会作为储蓄存款存起来。并且,农村居民极难申请贷款,我国至今没能真正打通农户以宅基地或者农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品申请贷款的通道。从1990年到2017年,农村居民的累计收支结余规模18.44万亿,这个数据就是农村居民可以拿来形成储蓄存款的理论最大值。18.44万亿,与前面的15.12万亿,可以相互印证。农村居民当然也总是有点奢侈型消费的,比如为了结婚买金饰。18万亿的农村居民存款的理论最大值,当然实现不了。以保守计,就按15万亿的农村居民存款这个口径算吧。

这样算起来,城镇居民的存款规模约为65万亿-15万亿=50万亿

此外必须提到的是银行理财、股市和基金。考虑到农村居民涉入这三个领域的极少,这三项资金也算是城镇居民可以动用的流动资金。根据银登中心的数据,截至2017年6月末的银行业理财总规模为28.38万亿,其中个人客户理财总规模17.28万亿(剩下的都是企业理财客户)。从2015年末开始银行的个人理财规模就呈现下滑趋势,2017年依然维持下滑,预计2017年末的个人理财数据也就是17万亿左右了。此外还有居民在股市的钱,2017年以来中登中心不再公布散户的持仓数据,这里根据2016年12月的数据来简单测算以下。持仓一万元以下的散户数量1202万户,以平均持仓5千元计,总持仓规模持仓601亿;1-10万元的散户数量2363万户,以平均持仓5万元计,总持仓规模11815亿;持仓10万-50万的散户数量1051万户,以平均持仓30万计,总持仓规模31530亿。考虑到2017年中国股市半死不活的状态,并没有多少新股民入市,这个数据大概就是中国居民在股市的资金总量了,合计约为4.4万亿。最后一项是基金,截至2017年年底基金总规模为11.44万亿,其中个人客户占比也就是50%左右,即约5.7万亿。也就是说,在理财、股市和货币基金领域,中国城镇居民还有约17.28+4.4+5.7=27.38万亿的资金可以动用。

这么算起来,截至2017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总流动资金规模约为50万亿存款+27.38万亿各类投资资金≈77.4万亿。注意,从1990年到2017年的中国城镇居民累计收支结余规模,仅约71万亿!城镇居民的流动资金规模居然超过了理论上的最大积蓄!从表面上看来,一直到2017年,中国城镇居民一边负债购房,一边居然把所有的钱都留在了自己手里,还倒挣了6亿多!毫无疑问,这种数据是违背常理的,也是绝无可能的。要解释这种现象,只能回归到前面简单提及的问题:高含匪量和高含赵量人群的灰色收入问题。

2016年末,零售业务做得最好的招商银行的年报数据显示,个人客户总量为9106万户,个人客户总资产(包含现金存款和理财等资产)55305亿,人均资产6.1万元。其中金葵花及以上客户(即高级客户)数量191万户,资产规模达到45408亿,人均资产238万。这样算起来,剩下8915万普通客户,只有9897亿资产,人均只有1.1万。高级客户的资金实力,是普通客户的230倍!2%的高含匪量或高含赵量客户,占据了82%的财富!而剩下98%的客户,只占据了18%的财富。考虑到招行是国内个人零售业务干得最好的银行,我相信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也就是说,在我大中国,并不是28财富分配原理,而是282财富分配原理”。并不是20%的人占有80%的财富,而是2%的高含匪量或高含赵量人群,凭借庞大的灰色收入占有82%的财富。

可资参照的另外一组数据是四大行的2016年报中的高端客户数据。工行截至2016末的个人客户总数5.30亿户,个人金融资产总额12.20万亿元,人均资产2.3万元;其中的高端客户(工行私人银行客户)仅7.01万户,对应的金融资产总额高达1.21万亿元,人均资产达到1726万元!高端客户的资金实力,是普通客户的750倍!剩下三大行没有公布全面的个人客户数据,仅公布了私人银行客户数据。农行7万私人银行客户的金融资产规模8184亿,人均资产1169万!中行9.54万私人银行客户的金融资产规模达到1万亿,人均资产1054万!建设私人银行客户58721人,金融资产规模7863万,人均资产1339万!

根据282原理,我们可以计算出我大中国的高含匪量群体的犯罪所得以及高含赵量群体的贪腐所得带来的流动资金规模了,77.4万亿×82%=63.4万亿。至于我大中国98%的普通城镇居民,他们的流动资金仅仅只有77.4万亿×18%=14万亿。14万亿,恰好与71万亿的城镇居民累计收支结余减去55万亿的累计购房支出的结果16万亿相对应,足以构成相互印证关系。中间的差值两万亿,是因为还有一些漏记的数据,比如民间借贷,比如国人总也有些奢侈型消费。不过在数量级上,这两者已经相当接近了,没啥可辩驳之处了。此外,2%的高含匪量或高含赵量国民当然也会买房,然而在整体上,98%的普通国人,依然是绝对的购房主体以及负债主体。要知道那2%的高端人口,基本上都是一次性付款买房的,是不会搞什么按揭这种麻烦事的。14-16万亿的普通城镇居民流动资金(包含了存款和理财等),对应45万亿的居民负债(还记得这个45万亿的居民负债数据吧?),城镇居民的资金杠杆率高达三倍!这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放大负债规模的余地了。

而接下来,我大中国要解决这种残酷的居民负债问题的唯一办法,也就呼之欲出了: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将63万亿的犯罪或贪腐所得,拿来补贴普通国民。即便这60多万亿的灰色收入里,只有一半被拿来补贴国民,都足以化解迫在眉睫的居民债务炸弹的威胁了。在这种足以动摇国本的威胁面前,没有妥协的余地。高含匪量或含赵量群体,养肥了本来就是要拿来宰的。底层老百姓的血被抽干之后,接下来就一定要向真正的肥羊下手。这就意味着两件事。第一,就是全方位的打击犯罪,扫荡涉黑势力;第二,就是加大反腐力度,清洗各类白手套组织。

所以,这样一路逻辑推演下来,扫荡黑势力与清洗白手套,对黑白两路同时下手,也一定会是2018年中国政治的主要动向。在2018年,我们必将会看到某些风光一时的企业轰然倒塌,遭遇清算。当然,他们也一定不会束手就擒。接下来的博弈,不再是普通的国民与掌握了公权力的政府之间的不对等博弈。台面上的每个角色,每个即将遭遇清洗命运的名人,都有着庞大的社会关系网络和深刻的政治影响力,他们之间的交锋,一定会给这个走到了十字路口的国家,带来深刻的变化。

而对这种变化,我充满了期待。

(最后说一下,在阅读本文之后意犹未尽的同学,可以去看老蛮我的《开不动的印钞机》一文。)

转载请注明:鹰盲 » 蛮族勇士:房地产支撑中国【全文】-2017年中国经济主线暨2018年展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4)

  1. 2017,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2018能好到哪里去呢?
    钻石王山顶平犬舍5个月前 (01-29)回复
    • 苦日子还没开始。
      鹰盲5个月前 (01-29)回复
      • 对啊,要么忍,要么滚,又不敢造反。
        江湖人称小威5个月前 (01-30)回复
  2. 今天看到安邦老板被抓公司被接管的消息,感觉老蛮真乃神算子,膜拜!
    悟空4个月前 (02-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