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为改善访客体验,本站刚刚更换了新的主题:字体更大、单栏设计、列表简单,方便大家阅读&搜索。

鸿茅药酒是神酒,还是“来自天堂的毒药”?

鹰眼看新闻 鹰盲 来源:海外粮仓公众号 717浏览 3评论

昨晚,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注:原文将“鸿茅药酒”写作了“鸿毛药酒”)让一位广州医生突然变成阶下囚的事,开始在网络上不胫而走。随后丁香医生发文《某药酒违法 2630 次安然无恙,医生发 1 篇科普文却被跨省抓捕》将事件一举推上风口浪尖。

这位名叫谭秦东的医生,面临着“损害商品声誉罪”的指控。原告方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认为,谭秦东在文章中所撰写的“毒酒”:

内容存在恶意抹黑,大肆散播不实言论,误导了广大读者和患者,致使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商业信誉。

根据刑法第 221 条规定,一旦罪行得到认证,他将被处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 一篇文章的威力有多大?

澎湃新闻、环球时报等官微的转发,医学圈的热烈讨论,再加上微博大 V 们的发声,让这件事妥妥地登上了今天的热门话题榜,关注度不亚于同一时段的美国空袭叙利亚。

有趣的是,在数量这么多、影响力这么大的“负面讨论”之中,并没有人因为“恶意抹黑”鸿茅药酒而怎么样;相反,那位医生只是写了一篇有理有据的科普文便被警察带走,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该帖中,谭秦东撰写的内容分三部分,开头: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人到老年,心脏和血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正文: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遣项目就是电视,鸿毛药酒……夸大疗效,包治百病……;结尾: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礼物。最后,该文注明「部分内容转自西茜医生」。

– 律师说法

谭秦东,现年 39 岁,2010 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2015 年起自主创业开办医药科技公司。

为弄清楚谭庆东所写文章是否受其他企业指使,其辩护人、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已两次前往凉城县看守所见面,「谭庆东说自己纯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才发了这么一篇帖子。」

谭秦东在询问笔录中称,其「美篇」账号文章均从网上下载发表,至于「毒药」一文,是受一个「不认识的微信朋友」鼓动,「头脑一热发出去了」,其标题用「毒药」二字,乃是「为了博取读者眼球」。

他称,该文主要内容来自「非凡医品」公众号文章,原文标题《奇葩:67 种药材能治 47 种病 1169 个广告的国药鸿茅药酒坑人到什么时候》(注:原文标题为「鸿茅」)。

谭庆东发布的「毒药」一文,正文部分提到了心肌的变化、心脏传导系统的变化、心瓣膜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 5 个概念,「这都是科学叙述,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胡定锋说。

正文其他部分转自权威媒体、网站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的截图,包括:新京报的报道《屡查不改 鸿茅药酒仍在称「所有人都能喝」》;新浪网的报道《鸿茅药酒被责令停售 治病药酒被指夸大宣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刊登的公告《海南省暂停鸿茅药酒等九个违法广告药品的省内销售》。

「文章的问题,无非是科普的内容引用多了一些,论证的逻辑少了一些。」胡定锋在提交的律师意见书指出,鸿茅药酒在广告营销中虚假宣传、多次遭到各地行政机关的处罚在先,在这种情况下,谭秦东视「鸿茅药酒」为「毒药」加以斥责,虽用词不妥但情有可原,不应该以刑事犯罪的手段去对付。

胡定锋说,近年来,社会各界对鸿茅药酒的质疑声很多,「网络上存在大量批评鸿茅药酒的报道和文章,和它们相比,这篇文章的影响要小得多。」

对此,云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中心主任汤光仁认为,谭秦东没有损害「鸿茅药酒」声誉的主观故意,其文章的立意,是提醒一群特殊的老年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

文章标题中的「毒药」也是文艺的提醒,不能当做虚构的事实,就如同成语「饮鸩止渴」,其中「鸩」也是毒药的含义,故此其文章中所谓的毒药究竟是否是虚构事实还是文艺表述或者专业提醒,应该仔细甄别。

至于两家公司退货的后果,则需要有更多证据来证明的确是受到这篇文章的影响,否则最终也很难认定。

– 鸿茅药酒的成分和疗效确实存疑

如果说谭医生的遭遇令人唏嘘的话,他所揭发的鸿茅药酒也绝对不是一朵白莲花。

当我们在网上搜索“鸿茅药酒”条目时,有一个现象很值得玩味:一边是鸿茅药酒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明星们在广告中抱着药酒说“每天两口,把病喝走”;而在另一边,则是层出不穷的鸿茅药酒因涉嫌虚假广告宣传而被处罚的新闻,好像这款药酒并不靠谱。

所以,到底谁说的才对?

经过查询,由内蒙古鸿茅药业生产的这款鸿茅药酒,的确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属于甲类非处方药品、酒剂类中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 Z15020795。看起来是正规产品没毛病。

但是且慢,广告里你可没说你是药啊。“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我还以为你跟劲酒一样,是人人都想贪杯的送礼佳品呢;最少,也得是一款没什么副作用的保健品吧。现在你告诉我你是药,我还怎么好随便送人啊。

按照鸿茅药酒的说法:取 67 味中药,经古法炮制,可以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主治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妇女气虚血亏。再加上“每天两口,健康长寿”的宣传,仿佛喝了就能包治百病、延年益寿。

在官网上,鸿茅药酒还声称自己的药酒配制工艺已有 279 年的历史,曾被御封为宫廷贡酒,现在作为“中华老字号”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还在 2017、2018 年两次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

一边有国药准字,一边又有各种奖项背书,看上去确实很可信啊。

但是仔细推敲一下,好像又有哪里不太对。

在鸿茅药酒的配方中,共有多达 67 种中药材,猛地一看,人参、地黄、当归、川穹……似乎都是些常规的药材。但经专家提示,这里面竟然还有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苦杏仁这样的毒性药材,服用之后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更不要提,这个配方里同时存在的半夏和附子,还应了中药理论里的“十八反”。

不要只把它当做一门玄学。根据《半夏配伍的现代研究概论》,大多数关于半夏的研究结果均支持,半夏与附子同方毒性会增加,可能导致口周麻木、上腹部不适、恶心呕吐、全身乏力等不良反应,因此应谨慎将这两者同方使用。

当然,有人可能会搬出那句“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但“是药三分毒”,鸿茅药酒并没有在产品说明中标注出这些风险因素,反而曾经在广告宣传中使用了“每天服用”、“长期服用”这样的字眼。

作为一款以 38 度基酒为主要成分的产品,哪怕其中添加了再多的药物成分,应该也不适合给中老年人每天服用吧,更不要提那些有心脑血管疾病的、应该远离酒精的高危人群了。怕是病没治好,先被“药”害了。

除此之外,在这款销量很高的药酒中,还含有豹骨、麝香这样的珍贵成分。

根据国家食药监局的规定,从 2006 年 1 月 1 日开始,我国已全面禁止从野外猎捕豹类和收购豹骨;现存的豹骨虽然确实可以入药,但明确限制了其使用范围,且只能把现有库存使用完毕。不知道年年高产的鸿茅药酒,是如何合法得到这么多豹骨原料的。

同时,国家林业局也规定,如果在内服类中成药中使用了豹骨,需要以特定的规范明确标识出。这一点,鸿茅药酒似乎也并没能按规定做到。

如果真的要以猎杀濒危动物为代价,来成全这款能够代表中国传统医学技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那还真的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最关键的是,作为一款通过审批、在市场上流通的非处方药品,鸿茅药酒的实际疗效似乎并没有太多临床数据支撑。根据春雨医生的调查,在已公开的信息数据中,查询不到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记录。

而另一家医疗类公众号欧茜医生也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上进行了查询,同样的,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为零。

这可能又会引发另外一个讨论:中药到底是否有必要像西药那样进行临床试验。

2017 年 10 月的时候,国家食药监局曾公布了一份名为《中药经典名方复方制剂简化注册审批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提出了“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在申请批准文号时,无需提供临床试验数据。

一时间,中西医界都对这项新举措议论纷纷。有人认为这是中药大发展的绝佳机会,但也有人认为“豁免政策”将更加难保中药的安全性,不利于科学发展。

不过业内多位专家表示,放宽对中药审批的限制,并不意味着今后所有的中药都免除了临床试验,“豁免”的只是那些无论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都有充分保证的经典名方,它们“数量极少、门槛极高”。而那些包含大毒药材、十八反、十九畏的配方,都不在此列。(手动划重点)

这样一来,既有大量毒性药材、又犯了十八反的鸿茅药酒,是不是应该响应一下号召公布自己的临床试验数据,好让用户安心呢?

– 案情最新进展

1 月 25 日,检察院作出《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调查「毒药」一文发布后,是否还存在其他因这篇文章而取消订单的情形;公安机关移送起诉后,3 月 23 日,凉城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补充侦查决定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对起诉意见书所提到的文章点击量和转发量是如何认定的等 6 个方面进行补充侦查;4 月 9 日,凉城县公安局补查重报。

4 月 11 日,此案经办警官回复红星新闻,该案是公司报案后立案侦查,因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警方不做更多回应。

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岱海镇,其官网称,鸿茅药酒是我国重要行业历史最老字号之一,始创于清代乾隆四年(1739 年),以销售和生产规模计算,鸿茅药业是目前国内最大的 OTC 中成药酒生产企业,其核心产品鸿茅药酒终端覆盖全国省市县乡镇近 10 万家药店,年销售额跻身全国药品零售排名前 5。

4 月 11 日上午开始,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责任公司「媒体单位唯一咨询电话」负责人,截至 4 月 13 日下午,该负责人尚未对此案相关问题做出回应。

谭秦东的妻子刘璇得到消息称,此案或于近期开庭,谭秦东被追究 140 万损失的民事赔偿。她说,过去三个月,还以为「好好配合」就能尽快还谭秦东自由。

转载请注明:鹰盲 » 鸿茅药酒是神酒,还是“来自天堂的毒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3)

  1. 科普类文章让人感觉更可信吧,同时也可能是因为他医生的身份。不过,仅仅因为是当地税收大头就能够不整改,还多了个“老字号”的名号,真是法治国家啊
    清小2个月前 (04-17)回复
  2. 養老金社保不夠,自然淘汰中國人,利國利民,乖乖去吧
    FrankWu2个月前 (05-03)回复
    • 净化!
      鹰盲2个月前 (05-04)回复